孙中山与福建船政

http://www.fzskl.com  2007-12-30 11:17:10  来源:福州社科网  
 

 

作者简介:沈骏,女(1930~),华中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教授。邮政编码:430079

孙武安,男(1963~),山东大学威海分校公共管理系主任、教授。邮政编码:264200

古清,女(1969~),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系馆员。邮政编码:430079

[摘要]本文全面论述孙中山青年时代投考船政学堂当海军的理想和19124月参访福州和船政局的整个过程,对参访的起因、时间、随行人员等若干史实加以考证,纠正以往不符历史真实情况说法。并且也简要地记录了中山在福州各个场合的演说内容以及他关于发展造船工业建设福州的计划。

[关键词]孙中山  福建船政 

今年是福建船政成立140周年纪念和辛亥革命95周年纪念,本文在详尽地查阅《民立报》、《申报》、《大公报》等早期的报刊以及有关的图书资料的基础上,对孙中山与福建船政以及他在福州的参访活动作全面的论述,并对若干史实加以考证,纠正以往不符历史真实情况说法。

一,投考福建船政学堂曾是孙中山青年时代的理想

在罗家伦、黄季陆编纂的《国父年谱》中,简要提到孙中山青年时代曾志愿当海军:“初思投考陆军或海军学校,不果,继思研习法律,终乃选定医科。”①在吴相湘编著的《孙逸仙先生传》中,则有如下较为详细的叙述:

“孙中山青年时代在学校求学时,对自己的前途方向,时常怀抱各种不同的理想。……”他在檀香山时听老师讲范仲淹的名言:“不为良相当为名医”。从此有了当医的念头。“后来,先生转学香港后,对于未来方向时时在念。有时想学习法律,有时想投身海军,这都是御侮图强实际工作。”但是,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8月,法国舰队在福州马尾港突然袭击中国军舰,虽然爱国官兵奋起回击,双方激战,但福州马尾造船厂和十余艘军舰被法国舰队轰毁破坏。这不幸的消息不仅使孙中山“前往投效海军的报国壮志无法实现”,“外国人的强,中国的衰弱不振,更使先生痛心”。当时中英文的报刊刊登福州海战中,中国官兵伤亡惨重,而且伤员却无人医治。孙中山由于对受伤官兵的同情而激起习医学的志愿。1886年,他到广州进入博济医院附设医科学校。孙中山后来曾说:“以医亦救人之术也。”②总之,孙中山想进福建船政学堂习海军以强国的理想,因中法战争法国军队对福建船政局的毁坏而未能实现,而对受伤的广大中国官兵的同情和对中国军队没有救护设备的愤慨则是促成他改学医科的重要的原因之一。

二,孙中山参访福州和马尾船政局

()孙中山参访福州和船政局的起因

民国元年(1912)41,孙中山正式解除临时大总统职务。从42021日,他参观访问了福州和船政局。其起因如下:

第一,孙中山解职后要到各地宣传民生主义,到福州宣传是他的计划之一。

民国元年(1912)41,孙中山正式解除大总统职务时宣称:“今满清政府已去,共和政体已成,民族、民权之二大纲已达目的,今后吾人之所急宜进行者,即民生主义。”他明确的解释了三民生主义的要点:同盟会之“民族主义,为对于外人维持吾国民之独立;民权主义,为排斥少数人垄断政治之弊害;民生主义,则排斥少数资本家,使人民共享生产上之自由。故民生主义者,即国家社会主义也。”③而且认为“兴发实业为救贫之药剂”。于是他怀着“周游各省、宣传主义、发展实业及教育的宏愿”离开南京访问各地并宣传他的主张④。各地民众都热烈欢迎孙中山的到来。访问福州本在他计划之内,他想先回故乡,顺道访福州。上海《民立报》在43刊登“专电~南京电报:孙总统定初三(今日)由宁至沪,并拟先游福州后即返粤。”

第二,关心中国制造舰船工业的发展是孙中山出访福州的另一主要原因。

海军总长刘冠雄在孙中山解职临时大总统后即邀请他参观中国的两大近代化制造舰船的军工企业——江南机器制造局和福州船政局。福州船政局更是孙中山青年时代想当海军的理想之地。

刘冠雄(18611927),字子英,福建福州人,福建船政学堂第三届出洋生,甲午战争时任北洋海军“靖远”军舰帮带(副舰长)。后出任“海天”号军舰管带(舰长)1904年刘冠雄驾驶“海天”军舰,途中遇雾在顶星岛触礁沉没,畏罪几欲轻生。因北洋大臣袁世凯奏保,获准免罪,仅以革职了事。从此他投靠了袁世凯并得到信任⑤。辛亥革命后,他任南京临时政府的海军顾问,袁世凯当上临时大总统后就立即任命他为海军总长。

191246,孙中山参观了江南制造局。当时有报道说:孙中山和女儿孙金琰、孙金琬、儿子孙科以及胡汉民、汪精卫、宋霭龄(秘书)等人“驾莅制造局……观察各项机器及查阅制造各种军械。”随后在海军总长刘冠雄及海军总司令陪同下,参加海军事务处举行的“西式茶点茗谈”。会后,海军部又备西式宴席款待。首座为孙中山及其两个女儿。陪座有蔡元培、张心如、唐绍仪(总理)、摩根(江南制造局总工程师)、于佑任、陈其美、胡汉民、毛仲芳、汪精卫、林子超(林森)、孙科等人。席上刘冠雄朗诵赠送给孙中山的一首诗。诗云:“廿年几次失交臂,何幸相逢在此时。大地春回新汉祚,愁云手拨踊朝曦。正欣接座通音欬,可叹无端又别离。长愿苍生沾德泽,感言永寿祝临岐。”⑥从这首诗中表达了刘冠雄与孙中山多次失之交臂的遗憾,其中也包括了因孙中山没能进入福建船政学堂“失交臂”的遗憾。

4月初,就有各大报纸纷纷报道福州各界欢迎孙中山来访的消息。如:“闽人想望丰采,乞顺道莅临,以慰瞻仰。”福建省还特派代表4人抵沪“吁该省各界欢迎竭望之忱”。有的团体还通过沪军都督陈其美“转孙中山先生:鉴闻公莅闻,同乡备极欢迎。……⑦

()孙中山访榕与参观马尾船政局的经过

在叙述孙中山参观访问马尾船政局的经过之前,笔者需对孙中山到福州的时间和随行人员等问题加以考证:

在孙中山准备动身前,突然收到临时副总统黎元洪的电报:“以武昌各种紧要问题,急待商决,促即日来鄂。”⑧于是,他只有先赴武昌与黎元洪商讨要务。414他回到上海,只停留了三四天后即赴福州。

在一些报道和文章以及回忆录中对孙中山到福州的时间的有:419到;19日下午到;420到;422到的几种不同的说法。对他在福州的日程安排也有先参观马尾的福州船政局各厂和先访问福州市内的两种说法⑨。笔者查阅了当时的《民立报》、《申报》有关行程的报道特别是《民立报》的特派员在第一时间发出的电报(当时《民立报》为了报道孙中山的行踪,专门派出特派员跟随孙中山,以便及时打电报到报社)证明孙中山一行于417日晚八时在上海登上“泰顺”号轮船,18日凌晨三时半开船。20日晨抵闽江口。11时到马尾,未停留即赴南台,随即在城区活动。21日午后至马尾参观马尾船政局。于21日夜上船,22日晨启轮赴粤。特派员在第一时间发的电报所说的时间是最准确的,而记者在几天、十几天后写的专题报道或当事人的回忆难免有误。

当时宋蔼龄任孙中山的秘书,随行其左右。但是,有不少文章中却说:宋庆龄、宋蔼龄两人都随孙中山来福州。随行的“两位女秘书,其中一位即宋庆龄”。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宋庆龄当时还在美国读书,根本不可能随行。她于1908年夏,赴美国留学,最初在新泽西州斯密特城私立学校学习外语,后进入佐治亚州梅肯市威斯里女子学院文学系读书,1913年春毕业,并获文学士学位。宋庆龄直到1914年宋蔼龄与孔祥熙结婚之后才担任孙中山秘书的。当时从广东发的电报中所列举随行人员的名单也证实宋庆龄不在场。当时一些报道中提到孙中山是“偕同一位公子、两位女公子”(孙科、孙金琰、孙金琬~笔者注)以及胡汉民等到福州的。

另外,不少文章中称孙中山是乘“联鲸”号军舰到福州。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孙中山应黎元洪的邀请赴武昌是乘“联鲸”号军舰。而回广东家乡(顺道访福州)则是乘招商局的“泰顺”号轮船的。

1,孙中山在福州市区的活动

420晨孙中山乘坐的“泰顺”轮到达闽江口,福建都督孙道仁派代表陈恩焘到闽江口等候迎接。20日晨,轮船过长门时,礼台上悬挂国旗和万国旗,并放礼炮二十一响,兵士礼服整人行举枪礼。11时,“泰顺”号停靠马尾码头后,孙道仁、沈希南等官员以及等船政局员工与群众先期云集在马江罗星塔等候。孙中山在船上接见了各级官员。他看到从省里来迎接的人多,遂决定先进城。当他准备下船时说:“刚才江面小船有‘欢迎孙大总统’、‘孙大总统万岁’的纸旗,太不成话。共和国的总统卸任就是平民了,怎么还可称总统?至于‘万岁’两个字,本是封建专制皇帝硬要手下的官民称他的。我们革命的先烈为了反抗‘万岁’牺牲了多少头颅?我如接受这个称呼,如何对得起许多先烈呢?如不取消,我不能熟视无睹,我不下船”。孙道仁惊惶谢罪,连忙叫随行人员把那些纸旗都改为“欢迎孙中山先生”,这样孙中山才走出舱门,换乘“甲板”船到南台。

在南台沿途都有都督府的护卫军、各社会团体代表和群众列队欢迎。午后一时,孙中山登岸后,先在行台(外交分所)休息。随即赴仓前山,在桥南公益社接见了福建同盟会会员,与他们畅谈。他尤其关怀黄花岗烈士遗族的情况,垂询甚详,并寄语向他们的家族慰问。先生和同志合影,并为桥南公益社(同盟会的机关)亲书‘独立厅’三字留作纪念(此匾于1914年被袁世凯党羽汪声玲所毁)。接着去广东会馆与旅闽广东同乡欢聚、留影并共进午餐。他手书“戮力同心”四字赠送之。在城里沿着孙中山参访的路经、人群、鞭炮声、旗影达于数里,像过节一样热闹非凡。孙中山到南门内明伦堂出席了福建国民协会等二十个团体和各界代表的欢迎会。明伦堂内的匾额、楹联均用鲜花结成,匾上为“中国一人”四字,联为“有天下而不与,微斯人谁与归”十二字。他在休息室里接见了陈更新烈士的夫人王碧并赠五百银元以示抚恤。孙中山在会上发表演说,略谓“共和政府如国民公仆,与从前专制政府视人民如犬马不同,是以凡为民国国民者,可组织一大政党监督政府,不可破坏政府,致反阻碍共和,君诚能循此而行,即不负吾本意”云云。接着胡汉民演说,谓:“历观各地政党多负意见,少有确定政见,最为通病,际此民国建设尚未完成,非互相融和以巩固邦基。”云云。格致书院主理弼履仁(美国人)发表演说,讲述“中美交谊”,称赞孙中山为“中华华盛顿”。

随后孙中山去“至公堂”,(改作咨议局)参加政界的欢迎会。福建都督孙道仁代表全体及同盟会支部致欢迎词。孙中山在会上的演讲中指出:现在我们虽已“恢复中华、建立民国”,但这不过是革命事业的开始,还必须依靠同志们加倍努力,才能巩固民国的基础和解决民生问题。“民生主义,以吾国此后亟宜采用国家社会主义”他认为:“黄花岗闽籍十九位烈士壮烈成仁是福建人民的光荣,希望闽人能完成烈士未竞之志。”会后他视察了都督府和政务院。晚餐后又去浙江会馆,出席彭寿松主持的闽共和实进会的欢迎会。晚出城住在行台(外交分所)

421晨,孙中山接见各国驻闽领事及税务司。接着赴天安堂出席耶苏教(即基督教)的欢迎会。孙中山发表演说谓:“此次革命,虽与宗教无甚关系,然外人来华传教,殊能增进道德观念,使吾人尽具纯净之爱国心。此后同胞尽力造成良善政府,则民、教相安,中外感情愈厚,世界或即基此永保和平。且今日民国建设伊始,尤赖诸同胞注意道德,而后邦基可固”云云。随后,赴广东同乡会午餐。孙中山到南台后,向军警两界演说,略谓“地方秩序须维持,而为国牺牲之念犹不可忘。”并与他们合影。下午在孙道仁等官员的陪同下孙中山一行乘船到马尾。

2,孙中山参观马尾船政局并寄厚望于沈葆桢之孙沈希南

海军总长刘冠雄邀请孙中山参观福州船政局。该局在415就收到他的电报,作好了欢迎孙中山来访的准备。

福建船政在1907年因经费困难而停办。1911年清朝海军部海军学习科刘冠雄曾计划整顿恢复,但因时局动荡而作罢。19122月船政局改归福建省管辖,改名为福州船政局。第一任局长为船政学堂第一届留英学生林颖启(未就任),接任者沈希南,他青年有为是以造船专家被起用担任船政局副局长兼摄局长职务,局长。

对沈希南(頲清)其人其事的介绍,曾发生一些错误。如在林萱治主编的《福州马尾港图志》第五卷《人物》中,曾收入陈衍纂写的《沈颐清》条目,主编者将沈頲清的名字“頲”写成“颐”。其中介绍说:“沈颐清,字蟢男,侯官人。船政前学堂毕业生,留学外国九年,专习制造钢甲兵舰,官船政局长。——《闽侯县志,艺术传下》。民国二十二(1933)刊本。按:沈颐清为沈葆桢之孙,韩仲英《福建船政历任主持人员表》,未载其人,殆为漏列。”然而,“沈颐清”是另有其人,而且是沈頲清的四哥。“沈颐清”字虎男,曾任广东知事、广东盐运使等职从未在船政学堂就读和在船政工作过。

沈希南(頲清1876~?)是沈葆桢长子沈玮庆的第五子。他是福建船政后学堂驾驶班第十四届毕业生,在《武林沈氏迁闽本支农谱》中叙述他的简历如下:“頲清又名希南,字蟢男,玮庆第五子,福州船政水师学堂毕业,奏派留学英国,得造舰工程师,两广督辕营务处洋文翻译官,水师管带,广东番禺县行政委员,留学美国得制船、桥梁工程师,天津盐务稽核所□□,福州船政局副局长、工务长、局长,三等文虎章,四等嘉禾章,海军部技正,海军造舰大监。光绪丙子年五月十九日生,民国□年八月初五日卒。”

421午后,孙中山一行参观马尾船政局。如上所述孙中山青年时有入马尾船政学堂习海军的志愿,如今亲历其地,以偿素愿他兴奋之情可想而知。

在沈希南的引导下,孙中山一行及从省城来的官员由铁水坪登岸,参观了船槽及轮机、锅炉、拉铁、铸铁、铁胁各厂,继至工程处小憩并接见了在局人员。沿途欢迎人群肩摩踵接。

船政局在储才馆设宴招待孙中山一行。孙道仁、彭寿松、司局长等70余人出席了宴会。沈希南首起朗读颂词。接着孙中山发表答词谓:“文以解职旋粤,便道过闽,既感闽政府暨社会君子欢宴迎送矣。到马江船政局,又荷船政局长君希南尽礼欢迎,邀观制造轮机,铁胁,锅炉等厂十余所,乃知从前船政缔造之艰,经营之善,成船不少,足为海军根基。惜乎甲申,甲午两次挫败,兵船毁失殆尽。而满清政府既不能整顿于前,复不能补救于后,一蹶不振,日趋腐败。今幸民国光复,以此任属之君。君在欧美习学制造有年,办理必能称职。且当时此局,系君令祖文肃所创设。从此沈君绳其祖武,勉力进行,兴船政以扩海军,使民国海军与列强齐驱并驾,在世界称为一等强国,则文所厚望于沈君也。”孙中山讲毕,与会者皆欢呼彭掌。接着胡汉民、彭寿松等也相继演说。孙中山对沈希南的鼓励与厚望是他积极整顿船政局的巨大动力(然而在后来,他却因为船政学堂经费无处筹措又得不到海军部的支持而辞职)

至夜,主客尽欢而散,齐送孙中山一行登上“泰顺”轮,候潮起开驶。22日清晨启轮赴粤。很遗憾的是:由于时间匆促,尚有马尾船政局的石船坞等处,孙中山未及遍览。

三,孙中山再抵马尾

1913年“二次革命”(即“讨袁之役”)期间,孙中山再次来到过马尾。

袁世凯窃取大总统职位后,实行独裁统治。19133月,他派人暗杀了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孙中山号召起兵讨袁,各省响应宣布独立。胡汉民与朱执信促孙中山返粤,以为革命之根据,于是82,孙中山乘德国轮船“约克”号离沪南下。次日船抵马尾。这时,日本领事馆武官大佐多贺宗之拜访孙中山,告之广东方面讨袁的军事失败,领导人或外逃或已被香港政府扣留,孙中山的处境尤为危险。孙中山开始不相信,多贺出示电报证明属实。恰好马尾码头上停泊有日轮“信浓丸”号。船长郡宽四郎是多贺的挚友。这样孙中山就没有在马尾久停,即秘密乘“信浓丸”号轮船赴台湾再转日本了。

1914年,孙中山在日本建立了中华革命党,重举资产阶级革命的旗帜,继续进行革命斗争。

四,孙中山对发展造船工业的意见及福州港建设的计划

19198月,孙中山在上海创办《建设》杂志,并将他写的《实业计划》在该刊上分期发表。后来又将《实业计划》与1917年写的《民权初步》、《孙文学说》、合成为《建国方略》一书。

孙中山在《实业计划》中强调“创立造船厂”,大力发展造船事业是非常必要和急要的。在《孙文学说》中说:中国的造船厂制造船只“乃效法泰西,藉近代科学知识,用外国机器而成也。按近日在上海、香港及南洋各地之外人船厂,其工匠几尽数华人,只一二工师及督理为西人耳。……叩以造船之道,皆答以施工建造,并不为难,所难者绘图设计耳。”因此,孙中山强调:中国船厂制造船舰应由中国人来设计制造,为此就必须努力提高中国的科技水平。

孙中山在《实业计划》中有福州港建设的计划。他指出:“福州——福建省城在吾二等海港中居第二位,……今日已为一大城市,其人口近一百万,位于闽江之下游,离海约三十英里。此港之腹地,以闽江流域为范围,面积约三万方英里……福州通海之路,自外闩洲以至金牌口,水甚浅,自金牌口而上,两岸高山夹之,既窄且深,直至于罗星塔下。”“吾拟建此新港于南台岛之下游一部,以此地地价较贱,而施最新改良之余地甚多也。容船舶之锁口水塘,应建设于南台岛下端,近罗星塔处。闽江左边一支,在福州城上游处应行闭塞,以集中水流,为冲刷南台岛南边港面之用;其所闭故道,绕南台岛北边者,应留待自然填塞,或遇有必要,改作蓄潮水塘(收容潮涨时之水,俟潮退时放出,以助冲洗港内浮沙)。以冲洗罗星塔以下一节水道。闽江上段,应加改良,人力所能至之处为止,以供内地水运之用。其下一段,自罗星塔以至于海,必须范围整治之,以求一深三十英尺以上之水道,达于公海。于是福州可为两世界大港间航洋汽船之一寄港地矣。”

除此之外,孙中山还规划了福州镇江线、福州武昌线、福州桂林线的三条铁路线……。等等

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福州市和造船事业等方面的建设已取得了比孙中山《建国方略》中所规划的目标更为巨大的成就。在福建船政创办140年纪念之际,重温孙中山关于“创立船厂”,发展造船工业以及“兴船政以扩海军”,使中国的海军“与列强齐驱并驾,在世界称为一等强国”等勉励之语以及他参观访问福州与马江船政局的这段历史,对于促使造船事业更进一步的发展是极有意义的。

 

注释:

①林百克:《孙逸仙传记》转引自罗家伦、黄季陆:《国父年谱·增定本》上册,台湾国民党党史史料编纂委员会1969年版,第36页。

②见吴相湘:《孙逸仙先生传》远东图书公司1982年版第1058页。

③《孙中山选集》()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9293页。

④《国父全集》第三集,第3032页。转引自罗家伦、黄季陆:《国父年谱·增定本》上册,台湾国民党党史史料编纂委员会1969年版,第470页。

⑤沈来秋:《我所知道的刘冠雄》,《福建文史资料》第8辑。

⑥《先生参观制造局记录》,《民立报》191247

⑦《民立报》1912415

⑧《民立报》191243

⑨廓正学:《由辛亥革命至“五四”运动福建大事记》见《福州文史资料选辑》第20辑,第109页;郑丽生:《关于孙中山先生到福州的经过情况》,见《福州文史资料选辑》第6辑,第72页;肖忠生、林祥利:《孙中山对马尾造船与建港的意见》,见《福州文史资料选辑》第6辑,第66页。

《民立报》,《新闻》191241819日。《孙中山赴粤》《申报》1912418

11《福州特派员20日午后一时自水部发》,《民立报》1912421;《福州特派员22日午后一时发》,《民立报》1912423

12郑丽生:《关于孙中山先生到福州的经过情况》《福州文史资料》第6期,第73页;卢月波:《孙中山先生在福州》,《福州文史资料》第20期第97页。

13见《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条目。

14广东电报21电,《民立报》1912422

15《民立报·新闻》1912418

16《民立报》19124318日。

17《孙前总统莅闽记》,《民立报》1912427

18钱履周《记孙中山先生来福州的见闻》,见尚明轩等:《孙中山生平事业追忆录》,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236页。

19郑贞文《孙中山先生来闽》,见尚明轩等:《孙中山生平事业追忆录》,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233页。

20《闽人欢迎孙先生纪盛》,上海《申报》1912430

21《孙前总统莅闽记》,《民立报》1912427

22郑贞文《孙中山先生来闽》,见尚明轩等:《孙中山生平事业追忆录》,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233页;《孙前总统莅闽记》,《民立报》1912427

23《孙前总统莅闽记》,《民立报》1912427

24林萱治主编的《福州马尾港图志》,福建省地图出版社1984年版第251页。

25《武林沈氏迁闽本支家谱》,沈氏家藏。

26《追记孙中山先生马江事》,《民立报》191253

27《福州电报》,《民立报》1912423

28罗家伦、黄季陆:《国父年谱·增定本》上册,台湾国民党党史史料编纂委员会1969年版,第36页。

29《孙中山选集》(),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133页;第273页、第225226页、第286页。

视频专题更多>
  • 2017年福州市社会科学普及周启动

社科成果更多>
  • 2018年《福州社会科学》第1期
  • 闽台创业投资的发展与平台的构建
  • 宋代闽学家养生概况及其意义
  • 福建茶食文化创意研究
  • 福建自贸区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社科评奖更多>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通知
  • 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开展
  • 福州市第七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获奖项目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