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文化长短论

http://www.fzskl.com  2008-01-03 13:50:28  来源:福州社科网  

 

福州文化长短论 

施晓宇


      作者简介:施晓宇,
(1956~),福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邮编:350002

[提要]福州是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滨海城市,同时又是一个丰饶富足的巨大盆地,福州文化就具有了高山的厚重和大海的精深,同时具有了地处盆地很强的包容性。

[关键词]福州  文化

      一、海纳百川的文化特色

1.深受“中原文化”影响

说到福州文化的包容性,应当说,与福州人大部分为中原移民的后裔——也就是北方人的后代有直接的关系。福州人追溯祖先总能与河南、山西、山东、陕西、甘肃等地联系起来。因为福州人的祖先大多为历史上汉末、晋末、唐末五胡乱华时,为躲避中原战火而从河南、山西等地南迁到福建、定居福州的北方人。你到福州郊区去,很多农家的门楣上总要很郑重地标明自己的祖上来自豫东、晋南、陇西、齐鲁等地。比如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陈奋武先生是福州近郊琅岐岛人,但他每完成一幅书法作品时,必定在落款中标明“颍川奋武”,颍川就是颍河,颍河指的是发源于河南、流向安徽的一条大河。所以“颍川”二字强调了陈奋武先生的出身源自河南。

因为祖先源自北方,所以福州人从骨子里信奉“中原文化”,注重“学而优则仕”,强调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使得福州人自始至终看重知识,看重文化,视读书做官为正途。福州的读书人也确实对得起祖先,年年科考都能取得骄人成绩。据统计,自隋炀帝登基不久,于公元605(大业元年)建立封建科举制度以来,至清慈禧太后于公元1905(光绪31)批准废除止,实行了整整1300年的科举制度,在全国一共产生502个状元。其中,福建人占去了50个。这一点上与福建不相上下的只有江苏。以清代的三百多年为例,这一时期,中国的状元有一半被江苏人所考取。其中考中状元的江苏人中又有一半是苏州人,譬如大文豪范仲淹就是苏州人。而此间惟一堪与匹敌的城市是福州。在清代的状元中,福州籍的状元差不多占了全国状元总数的三分之一。福州人会读书从来有目共睹,福州一中早在195619571958年就曾连续三年夺得全国高考成绩第一名。目前,福州历年的高考成绩在全国仍然名列前茅。推而广之,在今天的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中,福州籍的院士人数在全国同样令人刮目相看。

福州人信奉“中原文化”,还体现在“嗜书如命”上,许多福州人家中都设立书橱摆放藏书。清朝宣统皇帝溥仪的老师,晚年因在中法“马江海战”中举人不淑的牵连罪被连降五级归隐家乡。回到福州的陈宝琛没有消沉,他大办地方教育不说,在老家螺洲修建了“沧海楼”自住处,还修建了“还读楼”与“赐书楼”。“还读楼”为陈宝琛专门收藏民间善本书的书库。陈宝琛常常在“还读楼”中彻夜苦读,乐此不疲。辛亥革命成功后,陈宝琛又专门修建了“北望楼”。最后,陈宝琛还修建了“唏楼”。陈宝琛故里这五座主要用作藏书的老楼现在已成为福州著名的旅游景点,同时也是福州读书人仿效的榜样。

2.深受“海洋文化”影响

由于福州面对东海,福州人固然从骨子里深受正统“中原文化”的影响,却也长期受到“海洋文化”的熏染,福州籍的华侨遍布世界各国。福州人留学海外的人数在全国就单个城市论,也是始终名列前茅的。就是在今天美国的“唐人街”上,即使你一句英语不会,但只要会讲福州话,照样可以好好生活下去,可见留美的福州人人数之多。所以,福州人中,会英语的不在少数。即便早年福州仓山裹小脚的老太太,哪怕她大字不识几个,都能说几句英语。如果你向她问路,老太太不仅热情相告,冷不丁还会冒出几个英语单词来,令人佩服不已。因了“海洋文化”的熏染,福州人喜欢吃西餐、跳“洋舞”的人很多,而且据说懂得西餐正宗与否的人比北方城市也更多一些。这大概与福州人几乎家家都有华侨的缘故有关。

譬如北京大学第一任校长和南开大学第二任校长的严复就是地地道道的福州人。严复作为中国有史以来首批“官派”留欧的学生,1877331与萨镇冰、刘步蟾等32名中国马尾船政学堂毕业生一道,从马尾登船,乘坐“济安”轮远赴英国,进入格林威治海军学院学习军舰驾驶技术。

1897年,严复模仿英国《泰晤士报》体例,在天津创办《国闻报》,每天一张。每十天还出版一张《国闻汇编》,将当时有收藏价值的文章汇集其中。同年12月,严复翻译了英国赫胥黎的《进化论与伦理学》,更名为《天演论》,陆续在《国闻汇编》上发表。强调“物竞

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生存原则。一时读者如潮,好评好潮。应该说,

在启迪思想、唤醒民众方面,严复功不可没。

3.深受“闽越文化”影响

福州人因为生活在闽越故地,所以福州文化还融合进了闽越文化的特色。这也证明了福州文化确实具有包容性。在福州,几乎所有的外来文化都不曾与当地文化发生冲突,而使福州文化呈现出多样性和丰富性。比如佛教、道教、儒学、巫术、基督教、伊斯兰教、天主教等等一应称作文化的东西,一旦传入福州,都能“扎根”下来,与本土文化和平共存。比如鼓西路旧米仓新村边上就有一个天主教堂,史称“西门堂”每周的“礼拜天”,众多信徒都汇聚教堂唱诗颂主,热闹非凡,与右手边上百姓敬奉的“照天君”小庙相安无事、和谐共处。

又由于福州历史上地处封闭的蛮荒之地,相对北方的政治文化中心更少战乱而更多安定,北方的士大夫家族就带着家人前来避难,客观上也导致了当地文化的繁荣与发展,形成人文荟萃的兴旺景象。

说到闽越文化,它包括了“山林文化”“青铜文化”“鬼神文化”和“蛇图腾”等,呈文化的碎块状态。闽越文化对福州人乃至福建人产生的影响至今还在。比如“蛇图腾”在许多地方依然存在,闽越的鬼神崇拜香火沿续,各类福州习俗更是对闽剧艺术的丰富产生重要作用,一些特有的地方风俗还保留在福州民间。而且,自古福州的“鬼神文化”特别发达,与福建全境一致。《八闽通志》卷58《祠庙》这样记载:“闽俗好巫尚鬼,祠庙寄闾阎山野,在在有之。”福州民间所奉祀的神灵十分庞杂,既有闽越族和畲族等土著民族残存下来的鬼神,也有从北方、邻省传入的汉民族所奉祀的各种神灵,甚至囊括从印度、中东、欧洲等国外传入的“洋神灵”。特别奇怪的是古时福州人自己创造的神灵数量相当惊人,他们的精神寄托需要什么神就创造什么神、引进什么神。如将盘古、女娲、西王母、妈祖、彭祖、齐天大圣、猪八戒、姜子牙、八仙、四海龙王等,统统奉为神灵。就连一个人(比如旧米仓新村的无名小卒“照天君”)、一只公鸡(比如鼓西路“渡鸡口”的传说)等等也都可以成为崇拜的对象——只要自己需要,不受任何限制,它的随意性在中国其它城市是罕见的。

比如早年福州许多街道、小巷都建有“五显庙”或“五通庙”,供的是“五显神”或“五通神”。

“五显神”据说起于唐代,其信仰流行于江西德兴、婺源一带,是兄弟五人为神。到北宋末年五神封侯,都有一个“通”字,故而后来称呼其庙为五通庙;南宋末年加封五侯为王,都有一个“显”字,故而又称“五显”。也有人尊称五显庙为五圣庙。

“五通神”据说也起于唐代,其信仰最早流行于江苏、浙江,为中国传说中泰山之神的五个儿子。“五通神”在另外一个传说中,又被称为“五路神”“路头神”,是江南一带信奉的财神。

二、南北交融的语言特色

福州文化的优势其实从语言上最能体现出来。

福州话属于闽东方言区。福州人,闽东人,包括闽江下游十几个县的人,所说的话都归属闽东方言区。

福州话在外地人听来,简直不知所云。所以凡是到过福州的外地人总是形容难懂的福州话像“鸟语”。我的母亲至今记得1955年前她作为军属从江苏老家调到福州工作时的情景。那时母亲刚刚怀孕,次年生下了我。因为父母都忙于工作,就给我雇了一个保姆。保姆自然是福州人,讲的自然是福州话,这可就要了我母亲的命。每天,为了语言上吃力的沟通,主雇双方说话在旁人听起来还以为在吵架。母亲晚上下班回来,保姆的第一句话总是急慌慌地问母亲:“进览盲坡两哦血限劳?”她问的意思是:“今天晚上小孩吃什么?”问明白了她好去为我准备。可是她用拗口的福州方言说出来,你说谁能听得懂?

又比如,福州话把洗米水说成“潘”,把眼泪说成“目汁”。把父亲说成“郎罢”,把母亲说成“郎奶”,把怎样说成“溪势”,把藏起来说成“伉乙哟”,把何人说成“底侬”,把蜻蜓说成“妈务”,把有意思说成“亚瓮每”,外地人如何听得懂?就为这,我的母亲努力学习了五十年,至今对福州话依然像“鸭子听雷公——半句不懂”。其实,如果你学会讲福州话的话,你会发现福州话是很有语言特色的。

1.古代汉语的“活化石”

由于福州人大多是我国北方移民的后裔,又由于福州建成2200年来大多处于偏僻的东南一隅,远离国家政治文化的中心,语言交流相对封闭、滞后,所以福州话里虽然融合了当地的语言发音,却也至今保留有许多古代汉语的“活化石”。比如,福州话至今把锅叫“鼎”,把筷叫“箸”(ZHU),把屋叫“厝”(CUO),把“站”叫“企”,把蛋叫“卵”,把吃早饭叫 “食早”,把新娘叫“新妇”,把抽烟叫“食烟”,把喝酒叫“食酒”,把玩耍叫“客溜”,把开玩笑叫“做畅”,把回家叫“转厝”,把脸盆叫“罗盆”,把洗脸叫“洗面”,把洗脸毛巾叫“面布”,把理发叫“剃头”,把厕所叫“粪间”,把没名堂叫“没解数”……

最典型的例子是福州人向人道谢不说“谢谢”而说“起动”。就是“大劳大驾”的意思。这是相当文雅而古老的敬词。比如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中的《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等都有“起动”的记载。

曹雪芹的《红楼梦》第62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茵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一群丫环)刚进来时,探春,湘云,宝琴,岫烟,惜春也都来了。宝玉忙迎出来,笑说:‘不敢起动,快预备好茶。’”这是贾宝玉生日那天众女子来拜寿时,贾宝玉说的话,使用了“起动”一词。施耐庵的《水浒传》第23回《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不忿闹茶肆》:“那妇人(潘金莲)道:‘归寿衣正要黄道日好,何用别选日。’王婆道:‘既是娘子肯作成老身时,大胆只是明日,起动娘子到寒家则个。’”这是王婆以做寿衣为名,给西门庆与潘金莲偷情牵线时说的话,使用了“起动”一词。

罗贯中的《西游记》第31回《猪八戒义激猴王孙行者智降妖怪》:“行者见玉帝如此发话,心中欢喜,朝上唱个大喏,又向众神道:‘列位,起动了。’”审孙悟空求助玉皇大帝派众神缉拿住私自下凡捣蛋的二十八星宿中的奎星(奎木狼)后,向列位神仙表示感谢时说的话,使用了“起动”一词。

南陵笑笑生的《金瓶梅》第45回《应伯爵劝当铜锣李瓶儿解衣银姐》:“(吴银儿向李瓶儿的丫环迎春)笑嘻嘻道:‘又起动叫姐往楼上走一遭,明旦没甚孝顺,只是唱完曲儿与姐姐听罢了。’”这是李瓶儿送衣服给吴银儿,让丫环迎春去取时,吴银儿向迎春说的客气话,也使用了“起动”一词。

元曲《剪发待宾》第三折:“不敢起动大人先生贵脚来踏贱地,请坐。”就连元曲中也使用了“起动”一词。

可见中国古人说话时使用“起动”一词是很频繁的。可见福州话里保留了许多古代汉语的 “活化石”。

2.量词使用独特

福州话的第二个特色是量词的使用别具一格。好比“洗一遍衣服”,福州话则是“洗一过衣服”;“洗几遍衣服了?”福州话则是:“衣服洗几过了?”更奇怪的是,福州话里,关于动物,包括昆虫,不论大小,量词都只有一个:头。好比一只蚂蚁、一尾鱼、一条蛇、一匹马、一头大象,换成福州话讲,通通是一头蚂蚁、一头鱼、一头蛇、一头马、一头大象……又比如福州人喜欢使用“依”称呼亲人和亲戚、邻里:依奶(奶奶)、依爸(爸爸)、依妈(妈妈)、依舅(舅舅)、依伯(伯伯)、依姑(姑姑)、依姐(姐姐)、依妹(妹妹)、依哥(哥哥)、依弟(弟弟)、依嫂(嫂嫂)等。

3.擅长使用重叠词

福州话的第三个特色是喜欢使用重叠词,尤其喜欢把关于颜色的形容词加以重叠,把日常生活的用具加以重叠。好比形容一个人的脸色就有“红丹丹”“乌秃秃”“白雪雪”“白恰恰”“青冒冒”;好比把厨房的碗、盘、瓶,说成“碗碗子”“盘盘子”“瓶瓶子”;又好比半半日、直直话、空空手、嗽咳咳、屐屐板、滚滚汤、矮碌碌、抖抖颤、冰冻冻、空寥寥、光溜溜、车车转、死倪倪;单是一个“叫”字,就有喝喝叫、嘎嘎叫、徐徐叫、虚虚叫、喳喳叫、死死叫等不同叫法。

又比如你向福州人问路,而那条路就在前方,他不叫你“直走”而说“直直行”(底滴将)。就好像陕西韩城人说“端端走”(短端奏)是一个意思。

4.强烈的幽默感

福州话的第四个特色是具有强烈的幽默感。形容一个人虚张声势,福州话说他是“张死款”。形容一个人会吹牛,福州话说他是“拍铁锏的”。过去江湖艺人卖狗皮膏药,为了骗人,总是用一把铁锏拼命拍把自己赤裸的胸脯,表示贴了狗皮膏药后身体强壮、药效很好。形容一个人很好高、很骄傲,福州话便说他:“侬嘎鼓闹前,心肝太考代哟闹(人在鼓楼前,胸脯挺到大桥头)。”这里,鼓楼前和大桥头都是福州的两个相距很远的地名,一个人站在鼓楼前,胸脯怎么也不可能挺到几公里外的大桥头的,于是话里的讽刺意味加倍体现。还有一句类似的福州话也是异曲同工之妙:“毛最朽高破(没水游九铺)。”这里,旧时一铺等于十里,九铺则是泛指很远很远的意思。一个人在没有水的旱地里也能像游泳一样游出几十里去,这个人真够了得的。还有,形容一个人小气,说他:“屁乃当咸歇(鼻屎当盐吃)。”或者“骇官菜断迭漏(陶棺材断滴漏)”。形容小孩不听话:“蠓子叮吴够(蚊子叮牛角)。”形容一个人凡事爱抢先:“前鼎未滚后鼎叭叭滚(前锅未沸后锅沸沸扬)。”

5.F”与“H”音相混淆

福州话的第五个特色是“黄”与“王”分不清,“F”与“H”音相混淆。如果你问姓黄的福州人贵姓?他会回答:“商沃(姓黄)。”如果你再问一个姓王的福州人贵姓?他一样回答你:“商沃(姓王)。”而且福州人还把姓吴的“吴”与水牛的“牛”发音混作一块,外地人听起来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字音居然是一模一样的!而真正姓刘的人你若问他贵姓?他却会回答你:“商闹(姓刘)。”在平时,你只要认真听,还会发现福州人永远把飞机称为“灰机”,把吃饭称作“戚换”,把政府称作“进虎”,把马蜂称作“马哄”,把三分钱称作“三哄浅”,即便是提到福州,他也永远念作“胡州”,反正死活不发“F”音。

四、小家子气的不足之处

福州文化的不足之处应该说凡是到过福州的外地人从福州人的言谈举止上很容易看出来。

福州人既然大多是北方移民的后代,必然会遗传下祖先的一些缺点。当年祖先为了逃命和躲避战乱,长途跋涉到了福州这样一个被武夷山脉和戴云山脉阻隔的“世外桃源”偏安一隅,有人说他们的性格从此便打上了平庸、逃避、保守、胆小、自私的烙印。而有些福州人自甘平庸、小富即安和“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窝里斗表现也确实无处不在。

我们还可以著名的福州南后街为例。南后街从它诞生那天起,整条街充满了一股浓郁的文化气息和儒商气象。南后街上所开店面多为前店后家的模式,经营的内容亦多为裱褙店、花灯店和文化用品商店。穿过店面走入店家,照例贴有老式对联:“祖遗良训久,家传诗风长。”“布衣得暖皆为福,草舍安居即是春。”丝毫没有一点商人习气和铜臭味。它让人看了心服口服——难怪福州人自古会念书,历史上考中了那么多的进士、那么多的状元!

不想曾几何时,这些店铺经不住商潮滚滚的推动,纷纷改换门庭,卖起服装鞋帽和家具箱包来了,有的居然卖起花圈、挽联包括代为联系火化“一条龙”业务等。南后街一时商业风气大变,变得低三下四俗不可耐,独独把自己的文化特色给弄丢了。最要命的是,这些店家没有几个充满雄心壮志,没有几个拥有大气魄大手笔——他们所开店面大多只有十几二十平方米大小,最小的甚至超不过三平方米!再加上都不肯装修,胡乱用塑料布、白报纸装饰一下,有的干脆就用廉价油漆草草粉刷一遍就匆匆开张了。原因是什么?怕拆迁!因为是老街,因为是老房子,因为这一块地迟早要开发房地产,所以店家就不肯投资、不肯装修、不肯扩大店面,所以店家就这么得过且过、应付了事、糊里糊涂混日子。哪里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破破烂烂的南后街转眼十多年过去,那些逼仄的店面益发的破败不堪,益发的拥挤狭窄,益发的小里小气。如果十几年前有店家具有远见卓识、具有前瞻性、具有搏它一把的大气魄,争分夺秒只争朝夕大胆扩大店面扩大业务扩大经营范围,今天不是多少桶金子都掘回来了?

如果将福州南后街换成地点在广东呢?情况恐怕就大不相同。许多福州人包括福建人通常对新生事物持徘徊观望、随大流的态度。他们总是胆小怕事,他们总是自满自足,他们总是小扛小闹,他们总是小里小气,他们总是互相拆台,他们总是明争暗斗。最可悲的还在于,小家子气弥漫的福州商家自身则浑然不觉麻木不仁。你去看一看,有多少狭小逼仄的店铺里,所卖商品笼统加起来也不值几个大钱,可是男店主照样优哉游哉翘着二郎腿抽烟喝茶聊大天;换一家女店主也不示弱,同样优哉游哉翘着二郎腿嗑瓜子嚼蜜饯聊大天!

联想到在福州街头,相当普遍的福州人遭遇屁大一点事情都足以惹来破口大骂、剑拔弩张、大打出手乃至血光之灾。这一点,心胸狭窄的福州人应当向南京人学习。南京人素有“大萝卜”之称,意思是像大萝一样憨憨的,比较大度、比较宽容,不爱锱铢必较。比如街头自行车撞人了,车主马上向对方道歉:“不好意思,阿要紧啊?”被撞者回一句:“么()得事。”这事也就完了。如果计较起来不仅影响一天情绪,还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南京人爱说一句口头禅:“多大的事情啊!”也确实,“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如果换在福州试试看?难怪福州人给外地人一个不大好的印象就是:精明有余,聪明不足。这说明,福州文化具有包容性,但不少福州人处世却不够宽容,也就是小家子气加保守自私,缺乏恢宏大器。

视频专题更多>
  • 2017年福州市社会科学普及周启动

社科成果更多>
  • 2018年《福州社会科学》第1期
  • 闽台创业投资的发展与平台的构建
  • 宋代闽学家养生概况及其意义
  • 福建茶食文化创意研究
  • 福建自贸区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社科评奖更多>
  • 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审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通知
  • 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开展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