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达夫在福建的三封佚信

http://www.fzskl.com  2008-01-04 21:30:45  来源:福州社科网  
 

郁达夫在福建的三封佚信

陈松溪

 

作者简介:陈松溪,男(1933~),福州市作家协会名誉理事、郁达夫研究学会特约研究员。邮编:350004

[提要]著名作家、革命烈士郁达夫留给后人的全部文学遗产中,书信是极为重要的一部份,特别是那些涉及文坛内情的函件,更是珍贵的史料。本文介绍郁达夫在福建供职时期的三封佚信,均为目前已出版的郁达夫《书信集》、《全集》所未收录的,以便于读者了解和研究郁达夫。

[关键词]郁达夫 福建 佚信

 

郁达夫(18961945)是我国现代著名作家、革命烈士。他留给后人的全部文学遗产中书信是极为重要的一部分。这些信件,既是反映作家真情而又别具一格的散文佳作,也是研究郁达夫生活、创作道路和社会活动的第一手资料,特别是那些涉及文坛内情的函件,更显得珍贵。随着郁达夫研究的逐步深入,由于研究者的努力搜集,他的书信在海内外不断被发现。198710月,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郁达夫书集》,辑录了他的书信187(其中明信片45),但不包括他用书信体写的散文和文论。199212月,该社出版了《郁达夫全集》,第十一卷(书信集)所收的郁达夫书信已达216(其中包括若干信函断片)。但是,由于战乱等原因,仍有不少信件散失。近十几年来,笔者搜集到的郁达夫佚信就有8封。这些信件,有的是当年曾发表报刊上,有的是收信的文化人士设法珍藏,再编入其他书籍中,因而,如不花时间去细心查阅是难以发现的。本文从中辑录三封佚信是郁达夫在福建供职期间写的,并加以介绍。

一、致王映霞

这封信是郁达夫在福州写给在杭州的王映霞的。王映霞(19072000),原名金宝琴,承继外祖家改姓王,名旭,字映霞,浙江杭州人,毕业于浙江省立女子师范学校。1928年与郁达夫结婚,1937年曾与郁达夫住福州光禄坊刘宅约半年,1940年在新加坡离婚,解放后,在上海任中学教师。著有《我与郁达夫》、《岁月留痕》(与郁达夫合集)。此信原载193642南京《新民报》“各地通讯”栏目。由于该报编辑为吸引读者注意,把此信加了《做官不忘恋爱,郁达夫两头忙;既忙于赔小心,又忙于应饭局》的标题,因而查阅者很容易忽视,误认为是小道消息。然而,有心人细读后发现,这是郁达夫致王映霞的家信,原信如下:

亲爱的霞:

出门未及两月,已有隔世之感,所以日日盼望你的来信,几日不见信来,心里郁闷,自然要疑神疑鬼,猜想到许多事情;前回的信里,出言就不慎,致使你对信发愤,原是我的不是,先在这里告个罪儿。你的十八日里发出的信,昨天到了,因为礼拜,财政部陈国梁视察来闽,不得不陪同玩一天,所以没有作覆,请恕我。我在这里,生活很规则,早晨七点起床,晚上十点睡觉;有时候睡不着,就起来看书到天明,天明后,再略睡两三个小时。写信,写日记,洗浴,是每日必做的工作,此外则吃饭很忙,一顿总是三四处饭局,实在是一件苦事。各地小报的恶意记载,近来没有了,想来是材料已经陈腐,而真相也都大白之故。此地的第一缺点,是在交通的不便,所以寄信老发生问题;没有办法只能每日多写几封。我想若以写信的工夫,来做文章,则不必半年,就有三十万字好做,光阴虚费在这些地方,真正可惜。报载闽南有变,全系谣言,大约系本省几个失意军人,在图谋不轨,故意造出来的宣传;而路透访员,受了他们的愚,所以有此结果。我本打算本月内去厦门以及泉漳一带旅行,但因此间琐事未了,要等下月方能出发。武夷之游,恐怕要等六月;不过若有好的机会遇着,而同游有人,则先去闽北也说不定。洵美有信来杭否?书架做得怎么样了?到了福建之后,收罗福建文献,又集起了旧籍三百多册;书架顶好要多做几个,宁使空着待摆,不可归时使它不足。福州风景好极,远胜富春江上。纪游文字在《宇宙风》上陆续寄去发表了,你可曾看见?杭州诸亲友都好么?来信望告诉一二。这一封信,你阅后以为可以发表,请拿给大慈,头上加一个“闽海双鱼”的题目就对。杭州的友好,大约要想知道我的消息的总也不少;借花献佛,可以省去我许多作信之劳,更可以省下我几张五分邮票。

达夫三月二十三晚上

据郁达夫《闽游日记》1936323记载:“……晚上在中洲家吃晚饭,作霞信一,十时上床睡觉。”翌日的日记则记载发信的经过:“午前送财政部视察陈国梁氏上新铭轮,为介绍船长杨长,寄霞之信,即投入船上邮筒内。”以此信的落款日期看,正与日记所载相吻合。我们从信中可能窥见,1936年春郁达夫在福州的生活起居情况。他热爱福州的山川美景,想多写些有关的作品,又因当时福州交通不便,信件往返费时,惟恐王映霞在杭州记挂,不得不腾出时间来给她写信20多封,这是至今发现其中惟一的一封信,弥足珍贵。从中也可以看见当时郁达夫与王映霞的感情十分融洽。郁达夫发现自己去信里“出言不慎”,就及时“告个罪儿”。同时,还可以看出郁达夫为应付各种无聊的饭局而烦恼,而他最大的爱好是“收罗福建文献”,一个多月时间已买了古籍300多册。这虽是一封私信,却要王映霞拿去发表,其原因是郁达夫到福州任福建省政府参议,著名作家“做官”,各地小报纷纷报道,褒贬不一,甚至有“恶意的攻击”,公开披露之意是借传媒以消除外界对其在福州“做官”的误解。但该报编辑并没有按郁达夫原意用“闽海双鱼”的标题,出于新闻炒作,改用更能吸引读者注意的标题。

这封信里提到的邵洵美(19061968),浙江余姚人。曾用笔名浩文、郭明等,曾任《狮吼》、《万象》、《诗刊》等刊物编辑,创办《金屋月刊》,《十日谈》《自由谭》等刊物。1936年任《论语》半月刊编辑时,邀请郁达夫帮助编辑。《宇宙风》则是著名作家林语堂创办的刊物。

二、致郑子瑜

这封信载于19931月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郑子瑜墨缘录》(编者龙协涛),同样是郁达夫在福州写的信,由于该书比上述《郁达夫全集》迟出版,故未收入,也未见其他郁达夫资料提及。

子瑜先生:

来函及红豆两粒,以及其后之绝句,都拜悉。社会破产,知识阶级没落,是一般现象。我辈生于乱世,只能挺着坚硬的穷骨,为社会谋十分进步耳。

所托事,一时颇难作覆,故而稽迟至今。省会人多如鲫,一时断难找到适当位置,只能缓缓留意。我在此间,亦只居于客卿地位,无丝毫实权。“知尔不能荐”,唐人已先我说过,奈何!奈何!

时绥!

弟郁达夫上

原信未书年月日,据郑子瑜先生记忆和此信内容可以推断,此信当写于1936年。是时,郁达夫在福州担任省政府参议兼秘书处公报室主任,所以信中谈到他在省会供职“亦只居于客卿地位,无丝毫实权”。

郑子瑜,1916年生,原籍福建漳州,后定居新加坡。现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兼任厦门大学客座教授,上海复旦大学顾问、教授,著述有《郑子瑜选集》、《诗论与诗记》、《中国修辞学史》等20余册。1936年岁末,郁达夫访问日本、台湾归来,途经厦门时,他曾住访,并写了《天仙访郁达夫记》(载《九流》月刊。上海图书杂志公司发行,因卢沟桥事变爆发,只出一期),详细记述了此次会见的情况。

三、致许广平

此信载于《鲁迅、许广平所藏书信选》(湖南文艺出版社19871月出版),也是《郁达夫全集》所未收的。现转录如下:

广平先生:

来函拜悉。我于八月五、六日去上海,住三、四天后去闽,上海一切事务,当于那时候弄了它,小峰长久未见,关于周先生出全集事,伊当然不能阻挠,我自然要和他一说。

此次去港,当来看你们,一切事可面谈也。

匆覆。顺颂

暑祺

弟郁达夫上

[一九三七年]八月二日

这封信从书写时间看,是19377月下旬郁达夫从福州专程赴上海迎接从日本归国的郭沫若后,又回杭州、富阳小住时所写的,所以信中提及还要“去闽”。

许广平(18981968),曾用笔名维心、归真等,常用笔名景宋,广东番禺人,鲁迅的妻子。解放后,历任政务院副秘书长等职。著有《遭难前后》、《欣慰的纪念》、《关于鲁迅的生活》、《鲁迅回忆录》等书。李小峰(18971971),原名李荣第,字小峰,江苏江阴人,北京大学毕业,原为“语丝社”的成员之一,负责出版事务,后来创办北新书局,任经理。

这封信谈及的为鲁迅先生出版《全集》一事,稍后得到郑振铎、王任叔等鲁迅友好的关心支持,参加编篡。我国第一部《鲁迅全集》20卷,终于在19386月至8月由鲁迅全集出版社分卷在上海陆续出版。

上述三封信中,致郑子瑜、许广平的信,郁达夫生前原无公开发表之意,因而不事雕饰,信笔侃侃而谈,更见其真率质朴,更能显示其人格和文风。

 

视频专题更多>
  • 2017年福州市社会科学普及周启动

社科成果更多>
  • 2018年《福州社会科学》第1期
  • 闽台创业投资的发展与平台的构建
  • 宋代闽学家养生概况及其意义
  • 福建茶食文化创意研究
  • 福建自贸区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社科评奖更多>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通知
  • 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开展
  • 福州市第七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获奖项目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