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事与家事(下)

http://www.fzskl.com  2008-01-04 21:52:40  来源:福州社科网  
 

农事与家事()

[美]卢公明著  陈俱译

 

耕田用犁和耙,由水牛来拉,也用锄头和鹤嘴锄。未见到用铲和手推车。大脚(未经缠足的)妇女和男人一起在田间操作。这些妇女和男人一样挑担。唯一的畜力是牛,用于犁田,一根绳索穿过扣在鼻子上的环,就可以牵引。普通的犁简单轻便,犁沟狭窄而浅。收割稻、麦,用的是镰刀。没有美、英等国所用的配禾架或机器来收割,也没有任何机械用来摔打稻、麦。

当需要在田间地头搬运禾捆时,就像运送别的东西一样,他们用一根扁担,靠肩膀来挑,从来不用大车小车。稻、麦脱粒,平常就在有横档的架子上摔打;有时也用连枷在硬地上打。打稻时,一个人双手抓住少量未经脱粒的稻禾,在横档上用力地摔,直到谷粒掉下来,然后将稻草扔到旁边,再抓起一把,重复同样的动作。簸扬稻谷就是抛向风中,或者使用结构简陋的风车(扇车),以曲柄操作,形状非常像西方的风车,缺少筛子。无疑,美国现代风车不过是改进了的中国风车。

稻谷去壳,使用一种手转的碾磨,由两部分构成,上半部不十分重,由一个人推着手柄,使它在下半部之上缓慢地转动。手柄的一端系根绳子吊在房顶上。不过是简单地推这手柄,使这上半部旋转。未经去壳的稻谷倒在上半部的上面,通过一个洞落进表层,相互触碰磨擦。米从旁边出来,落入篮中。这道工序未能完全去壳的,再用大石臼来舂。这样总可以将全部谷壳除掉。

磨麦子的磨非常粗糙简陋。有些靠水力运转,尤其是在多山地带的乡村,有湍急的小溪流。城乡使用的动力往往是蒙着眼睛的水牛,以磨为中心,让它兜圈子走,使上面的石块旋转。要磨过好几遍,面粉才精细得可供烘烤食品。最后经过手筛,算是准备完妥。有时面粉多沙,这是由于磨的石质不佳,或安装不当所致。

没有见到篱笆、墙或围栏来分隔田地。稻田之间的分界线通常只是以垫高的小径为标志。牛群在山坡上放牧,由男女牧童照管,绕过许多路,损坏了庄稼。没有可供收割青草来制备干草的牧场,当然也就没有长柄大镰刀。草是野生的。不像西方国家那样,种苜蓿、梯牧草、红顶草等各种牧草来饲养牲口。冬季,牛主要吃麦杆、稻草。农民不养马来耕田、乘骑或牵挽,只用水牛和较小的黄牛来耕地。唯有政府官员才使用马匹。

这一带农村的灌溉一般用的是龙骨水车。(译注:英译称之为“环状链泵”。)一个箱状物的末端放在水中,许多提桶安装在链上(毋宁说是绳索上),和取水的河沟或池塘大约呈45度,将水送到邻近的田地里。这个箱两端开放,牢固轻便,一个人可以不费力地将整个装置扛在肩膀上。链和许多提桶穿过一根横轴,这根轴由两根直立的柱子支撑着。比横轴高四、五英尺处有根横杠,一个人或稍多的人稳当地靠在这根横杠上,双脚轻快地踏着辐射状的短臂,使轴旋转,这样将水送到箱状物的上端。踏得越快,提上的水越多。小河沟的水可以送到需要的地方。插秧前后的一两个月内,低地的稻田总是灌满了水。这一带龙骨水车非常多,成为灌溉的基本工具。

闽江和城区之间,在大街两侧,有许多人工池塘,作为蓄水池以供灌溉,也可养鱼。池塘不大,很少占地两三英亩以上。鱼卵或鱼苗来自西边邻省江西。幼鱼以一种奇特的植物(译注:指浮萍)喂养,这种植物一夜之间增长几倍,快得令人难以置信。大鱼吃大量又粗又长的草,是池边或湿地里野生的。草扔进池中,让鱼随意吃。通常每年一度将水排干,水落了,用网捕鱼。到了最后,没法用网,男的、女的、大人、小孩,一起涉足烂泥中,大抓剩下的大鱼小鱼。这些池塘一般说来盈利丰厚。有些年份,一年一度的洪水太大,漫过池塘,鱼就会逃走,除非用竹篾编的篱笆或网,将池塘围住。尽管采取一切措施,还是有许多鱼逃走。水排掉之后,常有大量肥沃的烂泥,挖出来放到邻近的田地里当做肥料。池塘挖了泥,可以放更多的水,养更多的鱼。

早春季节,闽江南岸的郊区,鸭蛋以人工加热的办法来孵化,数量庞大。才几天大的小鸭沿街叫卖。大量送到乡下,由那里的男孩女孩照管这一群群的鸭子。常见一条船载着几百只半大的鸭子,沿着江岸,或在盆地当中纵横交错的河沟里,处处回游。当放鸭的人想喂鸭,他就拿出一块长板,两头搭在船边和岸上,鸭子就会下船。鸭子经过训练,听凭放鸭人的意志,走过长板,上船下船。小河沟旁边有大量小而鲜的不知名生物,藏在烂泥里,水落下去时就露出来,鸭子靠这些东西育肥。

当满潮的时候,福州闽江的桥上常常站满了人,观看驯养鸬鹚的绝技。从远处看鸬鹚,大小像鹅,颜色暗灰。看管这些鸟的渔人站在宽约两英尺半、长1520英尺的筏上,筏由五根长短大小相同的粗竹牢牢地捆绑在一起而成。筏很轻,用一支桨来推进。筏上放个篮子,装捕到的鱼。每只筏上有三、四只鸬鹚,不捕鱼的时候呆呆地蹲在筏上。

渔人想叫鸬鹚捕鱼,就把它推进水中。如果它不想马上潜入水中去找鱼,渔人就拿桨敲水,或者直接打到鸬鹚,于是它宁可潜水,不让渔人打到它。它抓到鱼,浮到水面,嘴里叼着鱼,分明想吞下去,可是一根细绳或是一个金属环松松地套在脖子上,没法吞咽,也许吞下去的只是非常小的鱼。鸬鹚通常会游回来,渔人一看到收获物,尽快划过去,以免让鱼逃走。有时,鱼很大,鸬鹚和鱼都在挣扎,渔人立即靠近,拿起有长柄的袋状的网,迅速地将鸬鹚和鱼一起捞到筏上。于是,渔人从鸟喙夺取了鱼,鸬鹚有功受奖,得到一口食物,渔人取下它颈下方的环,让它吞得下去。如果鸬鹚分明累了,让它在筏上休息一会,然后又将它推下水,继续潜水捕鱼。

有时鸬鹚没有训练好,抓到鱼反而游走,不肯回筏。遇到这种情况,渔人马上追逐,追上逃亡者。据说,有时两三只鸬鹚协力抓捕一条大而有力的鱼。常见两只鸬鹚争夺,一只先得,喙中已有鱼,另一只在后追赶。这时,桥上旁观者的兴致大增,高声呼喊。这种鸟有个喉囊或是大喉咙,小鱼藏在里面看不到,大鱼的头尾会露出来。

只有满潮或接近满潮之时鸬鹚才能在桥下桥旁捕鱼。这时水很深,比较平静,好像这时鱼较低潮时多。每当这样的时刻,常见几艘带着鸬鹚的竹筏在桥附近捕鱼。渔人驾驶竹筏的技巧,鸬鹚捕鱼的成功,可以从观众的欢快喜悦、兴趣盎然得到证明。

福州人的燃料主要是还未长得很大的松科树木,锯成20英寸长,扎成小捆,由船只沿闽江运下来。硬木烧成的炭也大量地经这条江运至。一种质量差的无烟煤也可以买到。用于建造房屋和造船的木材较轻,质地不坚,有点像冷杉。好几种硬木用于细木工艺,其中有樟木,但没有槭木、胡桃木、山毛榉和栎木。

普通使用的油有好几种植物油,但没有矿物油和天然气。一种质量好的点灯的油是花生油。另一种就叫做菜油,是开黄花的植物种子制成的,这种植物开花时节从近处看,很像一般的芥菜。在福州的外国人一般使用的最好的灯油,其不确切的名称是“茶油”,是长在一种树上的果仁制成的。以上三种油,人们也用来烹饪,取代奶油或猪油。乌桕是一种丛生的树木,其种子(果仁)制成乌桕油,秋季采集种子。乌桕油可在市场上见到,一大块重5060磅,看上去像动物油脂。拜祖宗或拜神用的蜡烛,据说就是用这种乌桕油制成的,也有的用别种植物油,经白蜡硬化的。白蜡非常硬,从西部和西北各省运来。气候寒冷时,乌桕油和别的植物油混在一起来制造蜡烛。据信,用牛油来制造蜡烛是冒犯神明,因为牛是有功劳的牲畜。同时,人们还说,动物油脂制成的蜡烛,点燃后散发的气味使神厌恶。牛奶不拿来制造奶油或奶酪,从来不把牛奶当做食品。养牛单纯为了犁田耙田,从事这种极为贵重的服役。水牛的奶制成的奶油是白色的,不如西方国家的黄金色的鲜奶油那么美味可口。

福州没有大规模的精心制作的工艺品。外国人认为值得参观的只有几座公共建筑,大多数都是庙宇。孔子庙,在城内,离南门不远;皇帝庙,靠近西门;城隍庙,离市中心不远,靠近布政司;道教的“太上真君”庙,在九仙山,离白塔不远;本省西部商人建造的新庙,在大庙山北面不远处;宁波商人建的航海女神庙,在郊区闽江南岸;鼓山上有一座著名的佛教寺庙;这些就是值得一看的地方。这些建筑中有中国石刻的精致样品,尤其是在航海女神庙。古玩街在总督衙门西侧,有许多店铺卖昂贵的古玩,外国人时常光临。他们评价最高的有树根雕刻和铜器。少量漆器,是当地产品,手工技艺精湛,售价极高。近年来,用一种软石刻成各式各样的玩物卖给外国人,这种石头大多红色,叫做“肥皂石”,虽不确切,但很通行。其中可以提到的有餐具、果盘,微型的塔(一英尺至几英尺高),微型的节妇牌坊(两英尺高),微型的马蹄形坟墓,大型的花瓶。有三四十种木炭鸟,手艺精湛,形状和颜色模仿活的鸟儿,在外国来宾中很畅销。能用木炭制成这些鸟,显示出工艺高超,有许多看上去栩栩如生。

城的东北门附近有不少温泉,许多中国人因淋巴感染,常到那里洗澡。个人浴室只需付几文钱。其中有个温泉以石墙围起来,常见十来个人挤在一起,水淹到腋下。

城内的乌石山和南郊的大庙山上,有天坛和地坛,高级官员必须每年两度前来烧香拜天地。九月初九,那里挤满了放风筝的人群。大庙山上的祭坛有块石头,形状像普通的花岗石,据说是天上落下的。朝上的表面钻几个洞,用以插香,由高级官员点燃了香祭拜天地之后插上去。说这是陨石当然可疑,即使是真的,却也可以肯定多多少少改变了形状,因为现在它接近圆形,显然经受了石匠的凿子。

福州没有为精神病患者、聋、哑、盲人而设的收容所,不过,遵照作为臣民父母的皇上旨意,每月由布政使给双目失明者、穷苦老年的寡妇、孤单无助的残疾人发补助金。理论上说是如此。但事实上,近年来因财库空虚,盛行各方开支挤占财库的惯例,没有多少钱真正发到皇帝所关怀扶助的人们手中。要想自己的姓名列入皇上恩典受惠者的名单,得经受许多麻烦和拖延。申请者必须向衙门的胥吏走卒说情,而这些人对待此项恩惠的申请者横加侮辱凌虐,恶名昭著,因此,今天没有几个人愿意申请列名其中。据报道,1861年夏季,住在城内北区穷人房屋中的300多名盲人、残疾人、老人,每一两个月从政府领到500文钱,另一批较少的人所得少些。

制造物品几乎没有机器可用。没有锯木厂,没有印刷厂,也没有织布厂。有几家铸造工场,铸造犁头和一般的炊事器皿。几乎每一件东西都是靠手工劳动做出来的。铜线、铁线用手拉成;针由金属线制造出来,也是靠手工;木头锯成板,用横割锯由两人从水平方向来回拉;锯屑用于制香,用手将香木块锉成粉末,每年有大量消耗。造纸的纸浆以嫩竹为原料,靠手工劳动制成。除了某些粗糙的品种之外,这里市场上精细的竹纸由福州以西一两百英里的乡村制造。铁钉、铜器、斧头、凿子,等等,靠手敲打出来。且不说他们的工具和西方国家比较起来多么笨拙粗糙,其中有许多制品质地精良。

普通百姓的工资很低。木匠、石匠每天赚2030分钱,食宿自理。受雇用的男人和女人,干田地的粗活或在家里做仆人,每月一般得到46元,食宿也是自理。如果雇主供应膳宿,他们的月薪13元。伙计、会计年薪1030元,供应膳宿。教师的年薪只有3060元,外加学生赠送的小礼品。穷困的读书人,如果得不到政府的雇用,往往乐于到学堂任教,接受区区的工资。食物、衣着、房租很低廉,然而所有阶级与行业的穷人必须克勤克俭,才能够糊口。

贫穷的缠脚女人,就要从事各种户内劳动以维持生计。许多人受雇于制针行业,钻孔、锉光、擦亮、磨尖。有些人从成衣铺揽到针线活。那些有本领的人可以做丝绣。大量的人几乎一生耗费在迷信品上面,将锡箔粘在竹纸上作为假钱。在自己家中接受活计的妇女,所得工资差别很大,由于熟练程度和速度的不同,每天所得从50文到100文,多的150文,膳宿都是自理。

传单、书籍,等等,先刻在木板上,而后手工印刷。首先要有准确的摹写,用毛笔和墨,写在一张或一页非常薄的竹纸上。然后将写的一面向下,粘在光滑的硬木板上。这时,将纸弄湿之后,细心地把纸搓掉,黒墨写的文字和标点在木板上留下印迹。这道工序要求很高的技巧,否则部分字迹甚至全部会被抹掉。其后,用锐利的小刀将木板上空白的地方挖掉,深八分之一英寸,板上留下黑的点、线。印刷这块板,先用微湿的刷子将中国墨水轻轻地均匀地刷在文字上面,然后拿一张纸贴在板上,用干刷轻轻地快速地来回刷几遍。这张纸拿下来,就成了一张传单或是书的一页。好的印刷需要经验、细心和技巧,否则板上受墨不均匀,纸上的文字或浓或淡。如果用力过度,使用干刷会把纸弄破。中国印刷墨水是用普通的煤烟掺上米汤。书籍从来不用硬纸板或皮的封面,不过像西方国家的小册子那样装订。书的开端在右边,书的结尾正好在英国书的开端之处。文字放在栏里,从上向下读,从右手的一栏起始,读到左边各栏。纸张只印单面,书名、第几章、第几页,放在一张纸的当中,然后对折起来,成为一页的边缘,不像西方国家的书那样放在一页的上端。如果有注释的话,就放在一页的上端,用一条线和正文分隔开。扉页通常标明出版时在位皇帝的年份和日期,比如,1850年,就标明“道光三十年”。

中国文字不是字母拼音;辨认一个字,不能从其音和意找到可靠的线索。中文主要由单音节的词所组成。每个字表明一个概念或者一个事物的名称。文字由一些不同形状的笔划构成。这些笔划的用途,并不像英文中的字母组成一个词那样。字的形成是任意的,数量很大。认得三、四千字,就足以读大部分的书。字的发音,对外国人来说是很难的事,因为某些音在许多情况下有送气音还是颚音的分别,需要细心体察。可以这样来说明:一个字按英文拼音为sing,如果其声调平而缓,其意是“心”;如果其发音尖而快,带强烈的味道,其意则是“神”。(译注:这里的例子是按福州方言发音。)关于送气音的例子:按英文拼音为tieng,如果以平而缓的声调发音,其意是“颠”,就是发疯;另一个字的拼法一样,虽然声调平缓,却是送气音,就成了“天”。全中国各地,受过教育的人对印刷的或书面的文字都能理解,正如全欧洲各地都能理解12345这些数字一样。至于口头的语言有各种方言,甚至同一个省的不同地区相差很远,若不特地学习,就不能互相理解,就像欧洲各国对上述数字的发音差异一样。除了方言,有许多字按其发音的声调,有着几个不同的意义,正如present作为名词或动词其意不同。也有许多字,发音完全一样,写法不同,其意义也就大相径庭,正如rite,wright,right,write,发音相同,其意不同。有许多字或词,书面读音和人们日常谈话的发音不同,比如,声,书面读为sing,口头说的是siang。(译注:这里说的“文白异读”,例子也是福州方言。)

视频专题更多>
  • 2017年福州市社会科学普及周启动

社科成果更多>
  • 2018年《福州社会科学》第1期
  • 闽台创业投资的发展与平台的构建
  • 宋代闽学家养生概况及其意义
  • 福建茶食文化创意研究
  • 福建自贸区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社科评奖更多>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通知
  • 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开展
  • 福州市第七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获奖项目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