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荫森与晚清福建船政的振兴

http://www.fzskl.com  2009-01-05 15:29:57  来源:福州社科网  

 

  作者简介:徐心希 ,男(1948- ), 福建师大社会历史学院教授。邮编:350007
 [提要]中法马江海战之后,裴荫森受命于危难之际,出任福建船政大臣。面临复杂与艰难的局面,裴荫森力挽狂澜,终于使福建船政事业再次走向辉煌。在他的六年任内,是船政局造船数量最多、质量最好的时期。“平远”舰即为明证。然而他的一生颇为坎坷,正在重兴船政并初见成效之际,由于与朝廷治理船政的方针理念不一,裴荫森只好急流勇退,回到阜宁终老。这显然是福建船政事业的巨大损失。
[关键词]


中法马江海战之后,裴荫森受命于危难之际,出任福建船政大臣。面临复杂与艰难的局面,裴荫森力挽狂澜,终于使福建船政事业再次走向辉煌。在他的六年任内,是船政局造船数量最多、质量最好的时期。“平远”舰即为明证。然而他的一生颇为坎坷,由于与朝廷方针理念不一,加之年老体衰,只好急流勇退,回到阜宁终老。他的离任,显然是福建船政事业逐渐走入低谷的转折点。裴荫森的船政理论和具体实践,历来史家着墨不多,甚至一笔带过。实际上,裴荫森可以说是历任船政大臣中最勤勉、最认真也是最讲科学的一位。从《船政奏议汇编》中可见,他的奏折是最多的,内容也最广泛、最细致,所议的船政施政纲领和措施也是技术含量最高的。统计他的奏折共16卷、109折,约70000字。平均每年18折,计11500多字。本文主要从裴荫森的奏折出发,探索他的船政新思路及其影响。
一、裴荫森接任福建船政大臣时所面临的困局
1、中法马江海战之后的临危受命,经费拮据的困扰
福建船政创制开始,最初投入的开办经费是由闽海关拨出的40万两白银,主要用于买地、建厂、购机器以及早期轮船的建造、维护和人员薪水的发放等。为了维持船政局的运行,清政府起初规定从闽海关的六成海关税项下每月拨款3万两白银,然而船政人员薪水和留用船员的薪水每月即达3万9千余两,为此清政府又从闽海关四成海关税下每月划拨2万两银,共计每月运行经费是5万两银。以此之数,抵扣薪水钱粮,每月能够直接用于船厂建设和船舶建造的经费实际仅有1万余两,这样的划拨标准一直维持到甲午战后。更为严重的是,区区5万两每月的运行经费实际也得不到保障,从船政初具规模后,运行经费的拨付就陷入大打折扣的局面,以1883年初至1885年末为例,按照每月5万的经费,闽海关应向船政拨付37个月的经费,共185万两银,然而实际拨付的数字则只有63万两而已。1885年前,船政造船正是上升阶段,应付如此多的造船项目,而又得不到额外的补贴,到裴荫森接手时船政陷入债台高筑也就在所难免了。即使是裴荫森去职后,新任船政大臣卞宝第接篆。如果要盘点此时的船政资产,固定资产项下很容易点算,厂房、船坞、机器等,各种与船政相关的书中多有所论述。而存款一节,根据卞宝第奏折,当时共有14000余两而已。
另外养船经费由善后局拨款,但是没有定数,而且也有积欠的情况。按照1896年整顿船政局时的统计,是闽海关积欠几至三百万两,善后局积欠百万两白银。
不言而喻,马江海战之前,船政财经紧张;战后,使清朝廷外债包袱更为沉重。
2、海防、塞防之争与整军经武理念的不同也影响福建船政的地位
当时,敌国环伺,整军经武是任何执掌国家权柄的人不能不考虑的大事。李鸿章就是以塞防压海防、尤其是压马尾船政的领军人物。在清朝廷爆发的海防之争中,作为大权在握的李鸿章的造船理念甚至远远不如郭嵩焘。
又以鼎鼎大名的左宗棠来说,史家们素来誉之为洋务运动的重要领袖。他创办福州船政局及附属学堂,是官办企业和学堂中之佼佼者,确实功不可没。他的认识又是如何呢?1866年他向朝廷报告英、法等国“恃以傲我者,不过擅轮船之利耳”,广东的抬枪“较之洋人所推来福炮更捷而更远大”,“其信线一种,则运思巧而不适于用……此外奇巧之器甚夥,然皆美观而不适于用,则亦玩艺而已”!因此,那些均不必学。基于这样的认识,外商运来器材,要架设线路,开办电报,他竟阔气地“给以价值,收其器具,见尚存福州府库也!”①
裴荫森就是在国内外环境对队福建船政事业十分不利的局面下恪守船政大臣职责,开拓船政新的事业。
二、裴荫森重振福建船政事业的措施
首先,船政局建立的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马尾船政局是在经过一场造船还是买船的激烈争论后诞生的,这场争论的实质在于把海防建设放在什么样的基点上,是自己掌握造船技术,还是完全依靠外国军火商?
措施之之一:提高船政局所造船舰的质量
以往论者贬词不绝于耳,其实也应做全面分析。技术水平落后,船舰质量不高,对外依赖性大确系实情。但也应看到,由于爱国技术人员和工人的努力,船厂的造船技术还是在进步的,产品也并非一无是处。开始,船厂还不能制造轮机,前四艘轮船轮机都购自外国。从同治八年(1869)底起开始仿造,第五号轮船“安澜”号下水时,“所配轮机、汽炉系一百五十匹马力,均由厂中自制”②。1876年,英国人寿尔谈参观船局观感时说:“我到时,人们正在把两对一百五十匹马力的船用引擎放到一块儿去。它们是本船政局制造的,它们的技艺与最后的细工可以和我们英国自己的机械工厂的任何出品相媲美而无愧色。”③船政局所造轮船的质地、功率、吨位也在不断进步。前19艘都是木胁轮船,1876年4月,船局建成铁胁厂,以制造铁胁船。就在这年,船局还开始仿造新式的“康邦”轮机。1881年11月,船局试制二千吨级巡洋舰“开济”号,“机件之繁重,马力之猛烈,皆闽厂创设以来目所未睹”。1885年12月和1886年12月,另两艘巡洋舰“镜清”号、“寰泰”号相继下水。1891年,刘坤一比较南洋的主力军舰时说:“内惟寰泰、镜清、开济三号工料坚致,驾驶甚灵,保民次之,南琛、南瑞又次之。”④“南琛”、“南瑞”都是1883年购自德国的巡洋舰,可见当时的舶来品不见得都比马尾船厂的产品强。以后,船政局在裴荫森的主持和直接督导下,又试造双机钢甲舰,于1888年1月29日下水,命名“龙威”号,后改名“平远”号,编入北洋舰队成为该舰队“八大远”之一,在甲午黄海大战中经受了实战考验。⑤
福建船政局在培养造就人才方面也发挥了出色的作用。尤其是在裴荫森主政期间,魏瀚等杰出的造船专家都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船局附设的前、后船政学堂(前学堂学制造,后学堂学驾驶)和“艺圃”(技工学校)成了造就近代海军军官、造船专家和技术工人的摇篮。从这里培养出628名航海、造船、蒸汽机制造方面的管理和技术人员,为发展中国造船业和创建海军做出了贡献。特别应指出,在船政学堂的毕业生中,曾产生了像邓世昌、林永升等为保卫祖国壮烈牺牲的民族英雄,像严复那样为传播西方文化做了杰出贡献的启蒙思想家;杰出的铁道工程师詹天佑也曾就学于船政学堂。
1876年4月,一个英国海军军官寿尔在参观了福州船政局后也说:“这里最近造的一只船--船引擎及一切部分,在建筑过程中,未曾有任何外国人帮忙”,“现在船政局的管理实际上是在中国人手中”。⑥后为改进技术,制造“康邦”轮机和“铁胁”兵船,才又重新聘请外国技术人员,但他们纯属雇员,根本不能左右船局,而且随着中国工程技术人员的成长,续聘的少量洋匠在合同到期后立即回国,“向之用洋员者,今皆以学成、艺成之学生、艺徒代之”。⑦
措施之二:倡导利用船政局优势铸造铜币,以改善财政状况
晚清福建船政的第一次铸币活动是在清光绪十一年(1885),本次铸币的始末原委,在张寿镛等人编著的《皇朝掌故汇编·钱法二》中有所介绍。据该书记载,光绪十一年,闽浙总督杨昌浚、船政大臣裴荫森上奏朝廷,请求福建开炉铸钱,并变通钱法。其奏折称,福建省垣(福州)原设有宝福铸钱局,自咸丰年间改铸铁钱行用钞票后,已停办20余年了。同治四年(1865),前闽浙总督左宗棠,曾奏请制造轮船,待轮机购入以后,又可兼铸钱。但因制造之初,赶办造船之工,一时不能兼顾铸钱之事。“现在钱价日昂,百物因之俱贵”,请求清廷“俯念闽省制钱缺乏,民用维艰,准予筹款变通鼓铸,以杜流弊而浚利源,地方幸甚”。可见,光绪年问福建出现“钱荒”,市面流通制钱不足,通货紧缩,交易阻滞是福建地方当局奏请恢复铸钱的主要原因。裴荫森此举,不仅为疏通金融领域有所效果,对于自身的铸造技术也是极大的促进。但如何变通铸钱呢?上述奏折认为直接在福建船政内铸钱是最便捷的方式。其理由有三:其一,有现成的铸币场地;其二,铸币材料铜铅等容易获取;其三,具备铸币所需技术和管理人才。因此利用船政厂房开办铸钱事务,“通盘筹划,较之城内专设一局,办理尤称简易,经费亦可节省”。“据呈钱样轮廓,颇似开元,虽分径差小,而体质殊厚,经臣等访诸绅耆,均称尚可适用”。光绪十一年(1885),福建船政所铸“光绪通宝”光背机制钱,比原先认定的近代最早机制铜钱——广东铸造的“光绪通宝”背“库平一钱”机制钱还早诞生了4年,因此可以称之为我国近代机器铸造铜钱的鼻祖。⑧裴荫森通过机铸铜钱,使铸工们的冶铸技术大有提高,船政制造工艺也日臻成熟。可谓是一举两得。
措施之三:千方百计筹措船政经费
船政乃晚清官办工业,然而陈年欠账难以索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裴荫森上任伊始,就立即着手追款工作。譬如他在《闽厂制造轮船支用各款,查照成案,开单核实报销折》中首先回顾自沈葆桢以来历届船政大臣无法受到朝廷规定的海关六成拨款和四成拨款的捉襟见肘实情,然后慷慨陈辞:“谨援照前届成案,将制船经费截清年月,据实开具简明清单,恭呈御览。……以上共支银一百六十三万三千五百三十二两。统共应存银六万二百六十七两。”即同治十三年七月至光绪三年十二月底的所有开支帐目,一目了然。通过清理旧欠,理顺财务,船政局调拨经费有所起色,所以在裴荫森六年任内,他才能够做那么多事情。然而好景不长,即将卸任之时,很快又发生财政危机。光绪十五年(1889)裴荫森又紧急上奏题为《闽厂经费奇绌,请另筹解济折》“计自奉议以后,四成项下尚准递年解足,而六成之款积欠竟至三百余万两支多。臣于光绪十年冬间受事,维时正值代制‘镜清’、‘寰泰’快船,继以仿办‘龙威’钢甲,尚有两处拨款得以腾挪。今则快船久以藏功,钢甲亦将毕役,目下协造粤船尚余七艘,外洋购料动用浩繁,而买铁、购煤、驳运、船费、出洋经费、前后学堂暨画院、练船各学生山羊、员绅薪水、工匠饭食,在在需财,尤恃六成关款按月解齐,庶足以资接济。查光绪十二年正月间,前将军古尼音布奏六成洋税入难敷出,请停解船政经费,经户部核议:‘轮船系海防第一要需,若使经费不足,难期整顿。从前筹议由闽海关尽先拨解者,诚以该关与船政最近,取其筹解妥速,不致有误要工,是此项经费断难另筹改拨。虽六成用款以入抵出诚似不敷,然该关向有前后套搭,开支由下结归还,足资周转’各等语。”⑨
措施之四:尽可能保存福建船政各部门的技术骨干与管理人员
即使在积劳成疾、肝病缠身,即将离任的情况下,当裴荫森接到朝廷下令裁员时,仍为保存福建船政的技术力量、管理骨干与经费开支而多方奔走。他上奏朝廷:“国家慎重度支,凡属臣工,敢不深体此意!窃维船政之设,综其大纲,不过制造轮船而已。然制造轮船非一厂一所所能集事也。约举条目,一曰制船身,而船身有木胁、铁胁之分,且镶配之件以及桅舵、舢板不能不分厂营焉。一曰制轮机,而轮机呸件或锻或铸,以及铸件木模,亦不能不分厂营焉。一曰制锅炉,而所用之铁版、铁槽、铁条,由荒铁拉锻而成者,咸仰给于他厂焉。一曰制帆缆,而所配之辘轮索串、铜铁钩环非本厂所能制造者,亦仰给于他厂焉。凡此数者,工异料殊,各不相习。他如修船有槽,储料有所,学堂有英、法之分,住宿有匠徒之别。名目纷繁,不胜枚举。”⑩可以看出,在平均每个厂、所仅剩不足3人的编制情况下,裴荫森只能忍痛割爱,裁减极少数人员,而保留了绝大部分的技术中坚。这也是他高瞻远瞩之举。
三、裴荫森执掌福建船政的影响:相当程度上改变了福建船政的经营理念
1、从实际出发,提倡近海防御,制造近海防御铁甲舰
光绪十一年五月二十二日(1885年7月4日)由船政大臣裴荫森拟稿,左宗棠、穆图善等大臣联名上奏的加急奏折里,首先开宗明义,指出中法战争期间法国舰队之所以能横行海上,肆无忌惮,关键原因在于福建海军缺乏制敌利器铁甲舰。认为经过马江一战挫折后,海防薄弱的闽浙、台澎一带,急需装备铁甲舰,“惩前毖后之计,整顿海军必须造办铁甲,时势所趋,无庸再决者矣”,随即便介绍了福建船政的留法学生魏瀚等提出的一个方案。该方案预备仿造法国1885年左右设计的3艘同型的小铁甲舰,这种军舰比北洋在德国定造的“定远”舰吨位小,吃水浅,较适合福建一带的船坞。而马力比“济远”舰略低,驾驶较为便易,单艘造价不包括武器、电器等装备约为46万两银。裴荫森请求清廷在财政经费短绌的情况下,也应该竭力拨款建造3艘,“闽省若有此等钢甲兵船三数号,炮船、快船得有所护,胆壮气扬,法人断不敢轻率启衅”,奏折中激动地称“该学生等籍隶福省,均无希图名利之心。只以马江死事诸人非其亲故即属乡邻,以报仇雪愤之心,寄于监作考工之事,其成效必有可观。”他还说:“臣等复查,疆臣议办铁甲十有余年,或因吃水动逾二丈三四尺,中国海口较浅,出入不能自如。所可虑者一,闽、粤等省船坞过小,修理不能胜载;所可虑者二,船身滞重,转掉未灵,管驾不能如法;所可虑者三,该道员周懋琦等所呈总、分船图,据开全船吨载一千八百吨,吃水止深一丈二尺三寸,沿海各口均可驶行,则出入不难矣。船政前为南洋承办‘开济’等项快船,实马力大至二千四百匹,本勘定附厂红山山麓,令造砌石大坞,预备修理南、北快兵船、铁甲船之用,核估工料需银一十万两,三四月可以竣工。现将次第造办,则修理不难矣。”关于这级铁甲舰的设计方案,在裴荫森的奏折中讲得清清楚楚,是仿造3艘法国军舰。其实在裴荫森个人的文集《裴光禄遗集》,以及福建船政史料,乃至第一手原始资料--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收藏的光绪朝朱批奏折中,均表示福建船政局申请建造的铁甲舰,参考的母型是法国军舰。
1886年12月7日,由船政大臣裴荫森亲自主持,为新军舰安放龙骨。肋骨开始制作,船体的监造为魏瀚、郑清濂、吴德章等3名船政科班出身的工程专家,同时轮机部件也先后开模铸造,监督轮机建造的是陈兆翱、李寿田、杨廉臣3人,同样也是船政前学堂科班出身,建造工作就此全面铺开。在参照法国军舰的基础上,又结合中国海港水深较浅的特点,做了很大的改进。这艘中国自造的铁甲舰,遂命名为“龙威”号,空载排水量2150吨,满载排水量2640吨,比法国参照型稍大500吨。柱间长59 99米,宽12 19米,吃水较深,舰首为4 19米,舰尾4 40米。动力系统采用了2台福建船政局制造的三胀往复式蒸汽机,轮机转速80转/分钟,配套使用4座圆型高式燃煤锅炉,每座有2个炉门。主机功率2400匹马力,双轴推进,航速10 5节,军舰上的煤舱容量设计得较大,为350吨,如此载煤量表明福建船政在设计时根据这艘军舰将要用于远海作战的实际需求,做出了必要的改进。“龙威”舰的防护能力较强,舰底采用了双层钢底设计,两层之间间隔2英尺。环绕全舰装备有水线带装甲,全为从法国购入的全钢装甲。
经过1年多的建造,1888年1月29日,马尾船政局船坞万众欢腾,一起见证中国自造,也属亚洲首创的钢甲军舰的下水仪式。福建船政大臣裴荫森率众祭拜天后、江神、土神、船神,为新军舰行命名礼,随后“抽撑拔楔,如法推送,风潮顺满,循轨徐趋,势极灵稳,万目共瞻,莫不同声称快”,“龙威”舰在岸上如雷的欢呼声中,顺利下水。此后又经过了近1年的舾装等工作,至1889年春,“龙威”基本完工,这艘军舰在建造过程中“不用一洋员洋匠,脱手自造”,她的成功,标志着福建船政,乃至中国造船业的技术水平迈上了一层更高的台阶,西方人对此也极为赞叹“外国师匠入厂游观,莫不诧为奇能,动色相告”。《双机钢甲兵船下水并陈现在厂务情形折》“窃臣于光绪十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业将厂造双机钢甲兵船安上龙骨各缘由,奏明在案。自时阙后,臣复严伤员绅、工匠并力趱造。本年十二月初旬,据工程处监造学生、直隶州知州魏瀚,参将陈兆翱等秉称:该船自胁鲏、梁柱以及枰堵、台舱均已一律竣工,请诹吉下水。”在向朝廷罗列一组技术数据之后,裴荫森胸有成竹地保证:“虽目下全功未竟,镶矜尚在需时,然船式之精良、轮机之灵巧、钢甲之坚密、炮位之整严,该学生等损益泰西新法,其聪明才力,亦已殚竭无遗矣。臣维近日海上争衡全资铁将,该船工料坚实,万一海疆有事,不特在深水洋面纵横荡决,可壮声威,即使港汊浅狭,进退艰难,斯船吃水不深,其攻守犹资得力。倘能宽筹经费,多制数艘,分布各省,互相联络,洵足内固沿海之防,外杜强邻之窥伺,尤臣区区之心所日深其企望者耳。现岁阑,循例暂停工作,臣当督同各员绅将厂储料件逐细盘查,一挨开工,仍将该船赶紧营缮,期于早日试洋,以仰副圣主绥靖海面之至意。”福建船政水师“靖远”号练习舰管带林永谟受命暂行管理“龙威”舰。1889年5月15日,船政大臣裴荫森亲自乘坐“龙威”到达琯头停泊,16日早晨6时“龙威”舰升火,9点钟启航行驶出芭蕉口,在白犬洋一带航行了数个来回,以进行航试,测得航速为12 5节。下午“龙威”准备返航时,右侧螺旋桨突然显出迟滞之相,航速大减,经检查发现右侧蒸汽机螺丝折损,遂被迫航行到壶江岛深水处停泊,直到29日才返回船政局修理,这次试航宣告失败。之后用了将近3个月时间,“两副卧机逐件拆卸,一一校对”,进行检查修理,至9月28日再度试航,终于一切顺利,因而这天被定为“龙威”的完工日期。1890年春天,李鸿章致电裴荫森,要求根据北洋海军主力舰的命名规则,将“龙威”舰改名为“驭远”,旋因与南洋水师的军舰重名,经裴荫森提议,更名为“平远”。5月8日,北洋水师主力抵达福州,28日,“平远”舰随同北洋各舰一起北上。福建船政首创的这艘近海防御铁甲舰终于加入了中国海军作战序列。根据战后统计,在整个黄海海战中,日本旗舰“松岛”共中弹13发,被击毙35人,在这战绩中“平远”战功卓著。
当然,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无法使英勇的“平远”号摆脱厄运,黄海海战中被日本舰队俘获后,以原名编入,作为后勤船舰使用,直至1905年日俄战争爆发,“平远”舰在航行中触雷沉没。一代名舰在海上航行不足20年的历史,说明了福建船政局自行设计并且制造的第一艘战舰,证明了船政局可以造船,还可以造好船,裴荫森不愧为福建船政史上力挽狂澜,大有作为的船政大臣。
2、建造船坞,扩大造船和修船的能力
此外,裴荫森首创扩建马尾船政局船坞,开办红山谷船坞,这是当时中国最大的造船船坞,也是鉴于“龙威”号的建造所总结的经验教训。建成后“通长三十八丈,宽十丈,深二丈八尺,以备极大兵轮皆可入坞修理。”对于扩建船坞的好处,他还做了深入分析:“土实港深,天然船坞,而且逼近山根,大半石骨,以为石底之坞,料省工坚,其便一;与船厂接近,工匠、料件,水陆均可往来,无庸另建修船之厂,其便二;坞口江干,可泊轮船百艘,无庸另建泊船之坞,其便三。”尽管石船坞的建造,由于投入颇巨,工期拖延,难以早见成效,然而裴荫森建立完整的海军战舰制造与修理体系的超前理论,应当说在他的继任者中还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后来的卞宝第、谭钟麟、边宝泉、裕禄、增琪等,基本都继承了裴荫森的修建大型船坞的做法。
可以说,裴荫森作为晚清腐败政权中一个典型的、不可多得的实干家,冒着政坛的风险,把他的聪明才智,把他的官场后半生,都献给了他所眷恋的中国海军事业。由于他的不懈努力,使福建船政事业再创辉煌。他的造船、管船、用船、理财和悉心培养、合理使用专业技术人员的一系列理论与实践,还有待于我们去深入总结和提炼。

注释:
①左宗棠:《覆陈筹议洋务事宜摺》(同治五年五月十三日),《左宗棠全集》奏稿三第68-69页,岳麓书社1989年长沙。
②《船政奏议汇编》,卷七。卢美松等点校本,海峡摄影艺术出版社2006年10月版。下同。
③《洋务运动资料》八,页370。中华书局版。
④《洋务运动资料》五。
⑤资料来源:《求索》1983年第6期。
⑥《洋务运动资料》八,页373,517。
⑦《船政奏议汇编》,卷三十六。
⑧参见叶伟奇《晚清福建船政铸币史》,载《中国钱币》2006年第1期
⑨裴荫森:《闽厂经费奇绌,请另筹解济折》。《船政奏议汇编》卷三十九。
⑩裴荫森:《遵旨裁员,依限具报折》。《船政奏议汇编》卷四十一。
裴荫森:《恳准拨款试造钢甲兵船折》。《船政奏议汇编》卷二十七。
以上数据参照陈悦《现代舰船》2005年第6期B版
裴荫森:《双机钢甲兵船下水并陈现在厂务情形折》。《船政奏议汇编》卷三十七。
裴荫森:《闽厂开办船坞,由制船经费拨用报销折》。《船政奏议汇编》卷三十七。
(责任编辑:叶翔)

视频专题更多>
  • 【文明健康 有你有我】文明祭祀

社科成果更多>
  • 2018年《福州社会科学》第1期
  • 闽台创业投资的发展与平台的构建
  • 宋代闽学家养生概况及其意义
  • 福建茶食文化创意研究
  • 福建自贸区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社科评奖更多>
  • 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审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通知
  • 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开展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