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石山文化的海洋特征及其演变规律

http://www.fzskl.com  2009-03-05 15:36:19  来源:福州社科网  
 

 

  

 作者简介:欧潭生(1945~),男,福建省文史馆馆员,闽江学院历史系教授,原福建省昙石山遗址博物馆馆长。邮编:350003

[提要]距今五千年前的昙石山遗址,是昙石山人的墓地,其墓葬文化共分五期,具有鲜明的海洋文化特征。14期为“昙石山文化”,第5期为西周早期的黄土崙文化即奴隶社会早期的先秦闽族文化。

[关键字]昙石山海洋文化

 

 

    昙石山遗址发现于19541月,是福州市闽侯县甘蔗镇(原属荆溪乡)昙石村村民修堤坝时发现,经华东文物工作队和省文管会考古专家发掘后,定名为“昙石山文化”。50年来,昙石山遗址先后经过8次考古发掘,共发现墓葬89座、陶窑9座、壕沟2条、出土了大批陶器、石器、骨器和玉器。19544月的第一次发掘只挖两条探沟:19591960年二至四次发掘只发现墓葬两座;19639月第五次发掘仅开4×2 5米探方一个,发现墓葬一座;19649月—19658月第六次发掘发现墓葬32座;197410月—12月,第七次发掘开探方4个、发掘墓葬3座、陶窑5座;199611月—19976月第八次发掘发现墓葬42座、壕沟2条;筹建博物馆过程中又发现墓葬9座。因此,可以说昙石山基本上是一处四、五千年前原始社会晚期的公共氏族墓地,其上层叠压着三千多年前的黄土崙文化。

    1964年—1965年昙石山遗址第六次发掘的第3层贝壳,1973年选送碳14测定,经树轮校正年代结果为:3270±155B P(1320BC)

    1971年选送的第3层兽骨标本的碳14测定资料,经树轮校正年代为:3905±95B P(1955BC),相当于昙石山中层的闽侯溪头遗址出土陶片,经热释光测定年代为:4240±190B P4310±190B P

    因此,昙石山文化的年代大体可界定为距今四、五千年;黄土崙文化大体可界定为距今30003500年间。昙石山氏族公共墓地自5000年前延续到3000年前。墓葬层层叠压,互相打破,沉睡至今。直到1996年第八次发掘,经过考古工作者的手终于展示在世人面前,述说福建先秦闽族的历史沧桑!

《山海经》记载:“闽在海中”,昙石山遗址就是典型的海洋文化贝丘遗址。经考古学和地质学论证,五千年前的海水与闽江的交汇处就在昙石山一带。海蚬、牡蛎壳、海螺壳等半化石,以及犀牛、大象等遗骨证实昙石山当年是热带风光、海洋文化。

    《周礼·职方氏》记载:“职方氏掌天下之国,以掌天下,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昙石山所反映的就是“闽”或“七闽”先民的历史文化。四、五千年前的昙石山文化,以闽侯县昙石山遗址为代表,以闽江中下游为中心,连接闽台两省,是福建古文化的摇篮,是先秦闽族的发源地。

    137号墓墓主人头骨经中日联合考古队鉴定,其颧骨“日本人骨”缝说明日本人种要追溯到昙石山;加工圆孔的牡蛎壳是昙石山海洋文化特有的生产工具——贝刀、贝铲;单面和双面陶拍证实了南方印纹硬陶器代表了当时先进的生产力;提线陶簋再现了农妇给田中劳作的农夫送饭的情景;薄如蛋般壳的陶杯反映了原始酒文化的诞生;半地穴式草房有火塘和砍砸海产品的凹石;中华第一灯的特殊造型和功用,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关注;夫妻合葬墓反映先秦闽族私有制产生并迈入阶级社会的门槛;闽台彩陶,石锛和拔牙习俗的对比说明台湾根在大陆;一座墓陪葬18件陶釜引申出福州人爱喝汤的饮食文化源于昙石山;墓葬三叠层反映了年代的早中晚;130号墓墓主人肋骨零乱成了“历史之谜”;两条壕沟分别属于不同的文化;五座陶窑再现了原始制陶业;站立坑中的殉葬男奴,放映了奴隶社会人殉的残酷和奴隶的抗争精神;殉狗、殉人、祭祀台、原始瓷器、玉块等说明了西周大墓的存在……丰富的展览内容让观众眼界大开,从而认识到福建也有自己灿烂的五千年文明,正像展厅大标语所说:“福建文明从这里开始。”

    在福建省昙石山博物馆考古遗址厅内,现场保留着M140M137M126墓葬三叠层和M131M1311二叠层,为墓葬和随葬陶器的年代早晚提供了确切的地层关系。在山顶奴隶殉葬坑男奴D下压着一个圆形灰坑,出土的陶釜、陶杯、石锛显然年代较早,而女奴A随葬的硬陶罐和殉狗坑内随葬的席纹硬陶罐、绿轴原始瓷罐、瓷豆属于西周时期的典型器物。因此,我们把昙石山出土陶器分为五期  昙石山一期:三叠层中的M137M140归入本期,殉葬男奴D下灰坑也归入一期。其陶器特征为夹砂泥质红陶釜,矮领束颈,圆折腹较深,出现折腹凸圜棱、圆底、通体粗绳纹;泥质灰陶簋豆不分,子母口,圆腹,圈足只有两孔;泥质灰陶壶侈口矮领,矮圈足:泥质灰陶直口杯,小折腹靠下是其显著特征;泥质灰陶碗口径较小、腹较深。

    昙石山二期:二叠层中的M13l1为代表。其陶器特征为一座墓出18件陶釜,夹砂泥质黄褐陶为主,分侈口和平沿两种、口沿变宽、折腹凸棱明显、绳纹变细、圆底;泥质灰陶簋豆难分,只是簋腹较深、豆盘较浅,大圈足上有两孔或者四孔;泥质黄陶和灰陶壶为球状腹、高领、粗绳纹;泥质直口矮折腹杯无变化;泥质灰陶碗变大、直口较薄,腹饰细绳纹和双凸棱。

    昙石山三期:二叠层中的M131夫妻合葬墓为代表。其陶器特征为夹砂红黄陶釜分直口和侈口,口沿较宽,直口釜绳纹较细、侈口釜绳纹较粗、圜底;泥质灰陶簋出土lO件、泥质黄陶簋l件、宽沿、深腹,折腹凸棱明显并出现附加堆纹;泥质灰陶壶为高领喇叭口,矮圈足,折腹上也有附加堆纹;泥质灰陶豆分矮圈足、敛口和高圈足、侈口两种,与陶簋已经有明显区别;陶杯出现泥质黄陶直筒杯和泥质灰陶带把杯两种,直筒杯口薄如蛋壳;陶碗已被陶簋所代替。

    昙石山四期:以三叠层最上面的M126为代表。其陶器特征为夹砂红黄陶釜,宽沿侈口,折腹凸棱明显,上腹饰交叉蓝纹、下腹饰细绳纹、圜底;泥质灰陶簋:宽沿、深腹,折腹处有一道弦纹,圈足有四孔;泥质灰陶壶的喇叭口加长、圈足加高,折腹处有两道凸弦,圈足上也有四孔;泥质灰陶豆圈加高、豆盘变浅;带把泥质灰陶杯圈足加高,并出现10个小镂孔。陶碗也被陶簋代替。昙石山五期:以山顶奴隶殉葬女奴A随葬的一件陶罐和殉狗坑、祭祀台印纹硬陶罐、绿釉原始瓷罐、瓷豆为代表。印纹硬陶罐大小各一个,夹砂泥质灰色硬,侈口口沿上有四道弦纹,束颈较矮,鼓腹凹底,肩部以下拍印席纹,大的通高31 4、腹径31 8厘米。四件由大到小的浅盘、矮圈足、绿釉原始瓷豆与安徽屯溪等地西周墓出土的原始瓷豆及其相似。原始瓷罐的釉滴不匀,显示其原始性。女奴A随葬的泥质灰陶罐,直口较薄、双折腹、小圈足,器表施黑色陶衣,与殉狗坑陶瓷器应属同一时期。

  本文依据考古地层学中的叠压关系,排出的昙石山墓葬陶器分期,年代早晚十分可靠。再根据器物类型学,找出的陶器演变规律和特征十分明显。48年来昙石山八次考古发掘的89座墓葬均可按此五期划分对号入座。未列入表内的其他无直接叠压关系的陶鼎、彩陶、纺轮、石器等,将根据出土地层和共生陶器进行分析研究后补入表中。

  昙石山三期M131为夫妻合葬墓,男的仰身直肢,女的面向男方侧身屈肢,是典型的原始社会晚期父系氏族社会时期,年代距今约4000多年。昙石山二期M131l是紧挨再M131之下的墓葬,年代只能早一些。

  昙石山一期M137140紧挨在M126底下,年代也不会太早。因此,本文所述昙石山墓葬14期,陶器均属“昙石山文化”其年代距今约4500年—5000年。这批陶器中,陶釜、大圈足陶簋陶豆、球腹陶壶、直口杯和陶碗等,与湖北屈家岭文化和江西山背文化相似。昙石山四期陶器中出现大陶簋、高喇叭口陶壶、高圈足豆和镂孔圈足带把杯等,显示出夏商文明的曙光。而昙石山五期陶瓷器与安徽屯溪、江苏旬容西周墓中原始瓷器相同,显然已进入西周时期。据《周礼》记载:“职方氏掌天下之国,以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与其财用、九谷、六畜之数要,周知其利害”。“象胥掌蛮、夷、闽、貉、戎、狄之国”。这里清楚表明,“闽”是作为西周王朝管理的方国、地域和族群的统称。闽方国或者闽族要向周王朝进贡“闽隶百二十人”,负责掌畜、养鸟并守卫王宫。因此,昙石山五期陶瓷器墓葬主人应属于先秦闽族,距今约3000年左右。昙石山是先秦闽族的发源地,昙石山墓地叠压着5000年前父系氏族社会的昙石山文化与3000年前奴隶制社会的先秦闽族文化。

  50年来,昙石山文化的陶瓷器特征和分期在考古界扑朔迷离,尚无定论。本文对昙石山墓葬陶器的分期,依据有明确叠压关系的墓葬。区分年代早晚,再根据陶器类型学,找出昙石山14期陶器的特征和演变规律:①釜由矮领、深腹、粗绳纹演变为宽沿、浅腹、细绳纹。②一期簋豆不分,二期簋豆难分,三期簋代替碗,四期大量用簋。⑧二期出现大圈足豆,三、四期出现高圈足镂孔豆。④直口矮折腹杯是一、二期昙石山文化显著特征,三、四期出现直筒杯和带把镂孔高圈足杯。⑤一、二期有碗,三四期碗被簋代替。⑥大圈足豆在湖北屈家岭文化,被称为圈足盘,三期凹底釜演变成五期的凹底罐。昙石山一期所列陶器不全,也不一定是最早的。尚有60余座没有直接叠压关系的墓葬,将根据出土地层和陶器类型分别列入14期。件数不多的陶鼎和彩陶属于哪一期?石斧、石锛以及陶纺轮等怎样分期?都有待另文论述。随着今后进一步的考古发掘和新的碳十四资料测定,将验证本文的陶器分期和年代分析。

小结

l、昙石山文化是长江以南最早命名的考古文化

  19541月,昙石山遗址发现后,经华东文物工作队尹焕章、宋伯胤和福建省文管会林钊等发掘后,其中下层遗存被考古界定名为“昙石山文化”,主要陶器组合是:釜、豆、壶、杯。生产工具中石锛最多,以一面扁平、一面有人字形纵脊(横剖面呈三角形)的石锛最具特色,还有少量的有段石锛。还有石镰、贝刀、贝铲、镂孔等,特征鲜明的是绘红色条带和卵点纹的彩陶。昙石山文化是长江以南最早被命名的考古文化,被选入历史教科书和国家博物馆的展览。长江以南的浙江良渚文化是1959年命名的;湖北屈家岭文化是1955年开始发掘,1959年才命名;江浙一带的马家滨文化1957年开始发掘,70年代后才被命名;浙江河姆渡文化是70年代发掘和命名的;台湾大坌坑文化是1954年台湾大学发掘并命名的。

2、昙石山文化是典型的海洋贝丘文化

  1954年的第一次考古发掘就已经知道,昙石山遗址是典型的海洋贝丘文化,该遗址的贝壳(当地成为蛤蜊壳)堆积厚约一米多,最厚的达三米多。贝壳的主要种类为海蚬、魁蛤、牡蛎、小耳螺、龟、鳖等。另外,该遗址出土的贝刀、贝铲均是用长牡蛎壳加工而成,中间有24个小圆孔,这是海洋贝丘文化特有的原始农业生产工具。该遗址出土的凹石与北方内陆的砾石相似,但凹石是海洋贝丘文化中专门用来砍砸海产品的工具,在台湾和南太平洋海洋贝丘文化中有大量发现。一座墓葬中陪葬的18件陶釜,说明了昙石山人靠江、靠海,河鲜要分别燉煮。福州人爱喝汤的饮食文化源于四五千年前的昙石山文化,也是海洋文化的一大特征。

3、昙石山遗址主要是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商周时期的墓葬文化

  昙石山遗址是新石器晚期至商周时期的墓葬文化。50年以来,昙石山遗址经过八次考古发掘,除两条壕沟,五座陶窑和一些灰坑以外,并未发现昙石山人的居住遗址,主要是89座墓葬。因此,严格地说,昙石山遗址主要是昙石山人的墓地。昙石山文化墓葬随葬陶器的组合是:釜、壶、簋、豆、杯、碗。而上层商周黄土嵛文化的陶器组合是:罐、杯、豆。也就是说四五千年前的昙石山部落以釜为炊器,而以罐为炊器的另一部落于三千多年前来到昙石山。整个墓地上下延续了两千多年。

4、昙石山遗址中“中华之最”

  中华第一灯:在125号墓葬中,墓主人头顶放置一件陶器。这件陶器造型十分奇特,全国罕见。该陶器通高28 6厘米,下半部为壶形,上半部为圆锥形柄。柄与壶交接处有一椭圆形孔。据日本庆应大学名誉教授江阪辉弥先生介绍,这种陶器在日本长野县绳纹时代出土了十几件,被命名为“灯”还残存有烧剩的灯芯和烟炱。而四五千年前的昙石山人就已使用如此精美的陶灯,堪称“中华第一灯”。这种灯手握柄部可自由挪动,灯孔朝里可挡一面风,灯油倒入浅盘可自动熄灭,设计非常合理。出土时,陶灯放在墓主人头顶,类似北京十三陵定陵中的“长明灯”,指引灵魂升天,故有人称为“东方第一神灯”。

  昙石山人颧骨:199911月,我国鉴定古人类颧骨骼的权威、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潘其风教授来昙石山与日本专家共同鉴定昙石山人骨骼。其中137号墓主人为25岁左右年青女性,其“左侧颧骨分为上下两部分,下方之颧骨块被称为“日本人骨”。也就是说,现在日本人大部分有这块颧骨。日本文化不仅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连日本人种也要追溯到昙石山人。因此这块现代解剖学称为“日本人骨”的颧骨块,应改称为“昙石山人颧骨”。

    中国最早的上釉技术:在昙石山考古遗址博物馆的殉狗坑旁,夯土祭祀台上发现一件印纹硬陶罐,他是典型的黄土嵛文化,距今3000多年。与这件陶罐同出的还有一件原始瓷罐和4件原始瓷豆。这批原始瓷器均施青绿色釉,虽然釉滴不匀,但这是中国最早的上釉技术,为我国瓷器上釉史提供原始的实物资料。

  提线陶簋:在考古遗址厅131号夫妻合葬墓中出土了11件陶簋,其中一件陶簋口沿造型为全国罕见。大家知道,陶簋是古代盛饭用的。这件奇特的陶簋像现代的“泡菜镡子”。该器物为泥质灰陶,敛口外有一侈口口沿,沿边有三组扉棱纹,沿上有三组小圆孔,每组6个小孔,显示提线用,就像现在边远农村,农妇手提瓦罐,给田地上劳作的农夫送饭。

    殉葬男奴竖立坑中全国罕见:在奴隶陪葬坑中,殉葬男奴D竖立坑中,粗壮的大腿骨和脚趾清晰可辨,显示活埋时挣扎所致,所映了3000多年前奴隶殉葬的残酷,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华民族“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的英雄气概。

    18件陶釜追溯到福州人爱喝汤的饮食文化:在131号夫妻合葬墓底下,又发现一座墓陪葬陶器29件,其中大大小小陶釜共有18件,这在全国新石器时代墓葬中也是仅见。陶釜相当于现代的沙锅。由于昙石山人靠江、靠海,河鲜和海鲜不能混煮,必须分门别类清炖才合口味。因此说,福州人爱喝汤的饮食文化,早在四、五千年前昙石山人中已经形成。这是源于水土、源于气候、源于河鲜海鲜的特殊需要。

5、昙石山文化与台湾风鼻头文化

    目前考古界所说“昙石山文化”,包括闽侯县昙石山遗址中下层、闽侯庄边山下层、闽侯白沙溪头下层、福清东张下层等遗址。近年在闽西北清流、光泽、将乐;闽东霞浦,闽南诏安等地均有发现。昙石山文化以磨制石器为主,其中以脊部凸起、横剖面呈等腰三角形的石锛最典型;骨器精细,镂孔贝刀和贝铲为该文化显著特徵之一;陶器纹饰以绳纹居多,出现镂孔和彩绘,器形有鼎、簋、釜、碗、杯、高领罐、豆等。这些特徵显然不同于觳丘头文化,面与湖北屈家岭文化、江西山背文化、山东大汶口文化等相似。据此,张光直先生将昙石山文化归入“龙山形成期文化”,是有一定道理。但他将昙石山文化看成大陆的“汉藏语族文化”,将壳丘头文化看成东南沿海的“南岛语族文化”,并将二者截然分开,显然是不妥的。从考古类型学来看,昙石山文化与壳丘头文化有较大差异,但那只是表明他们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而文化因素有许多共同点:①石器均以小型石锛为主;骨器相似。②陶器器形相似;二者都是盛行圜底器和圈足器;炊器都是陶釜;高领罐领部肥厚凸起,上饰压印刻划纹等。③昙石山下层具有典型特徵的素面红衣夹砂陶和泥质磨光红陶,在壳丘头遗址中已有少量发现。④壳丘头陶器纹饰中的绳纹、条纹、刻划纹、压印纹等继续存在于白沙溪头下层的某些陶器中。凡此种种,证明昙石山文化与壳丘头文化有着承袭关系。

    台湾凤鼻头文化距今45005000年之间,与福建昙石山文化年代相似。张光直先生认为:“凤鼻头文化的许多新颖的文化物质,如稻米农业、农具和陶器形制中的鼎和豆,与大坌坑文化扯不上关系,却与海峡西岸的马家滨、松泽、河姆渡及昙石山文化有着显著的类似,可能是后者影响下产生的”,并“推测是自大陆渡海东来的”张先生这段对比研究是符合事实的。闽台两岸四、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同步进入了农耕社会。福清东张遗址发现稻壳痕迹,说明当时的闽台先民已经开始种植水稻。

    闽台新石器文化中,考古学者经常引用的有肩石斧、有段石锛和闽台彩陶纹饰的相似以及分布区域的研究,证明了它们之间的密切联系。两岸凹石工具的研究,证明了闽台先民共同的“讨海经济”生活。凹石是一种加工贝类的工具,只有沿海地区有。台湾已出土数以千计的凹石标本。福建云霄县墓林山遗址也发现了150多种凹石。在出土凹石的遗址中,都有很厚的贝壳堆积。金门富国墩以血蚶为主,台湾鹅鎜鼻第二史前遗址中出土的贝觳经鉴定有夜光螺、银口螺、珠螺等12种。从动物遗骸估计,贝类占69 47%,龟类占21 97%,兽类占8 41%,鱼类占0 15%。这个数据反映了“採贝经济”在生活中的比重。凹石是闽台考古文化中独特的石工具,其他地区没有,而且也仅分布在海峡两岸的滨海地带,说明新石器时代的闽台文化同属于以揉贝经济为主的海洋贝丘又化。

附记:

 19974月底,笔者赴京参加母校北京大学百年校庆筹备会议。北大考古系赵朝洪教授向我展示了台湾学者寄来的台北十三行遗址出土的7片陶片,其中一片是典型的黄土崙文化印纹硬陶,纹饰为变体云雷纹,即源于生活的蛇纹,类似小蛇的盘曲状。这种小蛇状纹饰与文献上记载的先秦闽族崇蛇信仰、以蛇为图腾的习俗有关。还有6片方格纹、水波纹印纹硬陶应属汉初闽越族陶器。这种陶片在笔者主持发掘的福州新店闽越故城曾出土上千片。在北大考古系,恰逢台湾考古学者臧振华教授举办《台湾考古》讲座。笔者在勺园宾馆臧教授住室探讨了先秦闽族与汉初闽越族渡海到台的问题。臧教授赠送的《台湾考古》一书彩色图片中的植物园文化陶片、大湖文化磨光黑陶片,以及台北十三行遗址出土的方格纹陶罐上都有闽越族汉初陶器上盛行的方格纹、水波纹。双方惊喜地发现,先秦闽族的黄土嵛文化和汉初闽越族文化渡海到台的考古证据已初露端倪。今后,加强两岸的学术交流和考古合作,必将对源远流长的闽台考古文化做出系统的回答。

(责任编辑:杨济亮)

 

视频专题更多>
  • 2017年福州市社会科学普及周启动

社科成果更多>
  • 2018年《福州社会科学》第1期
  • 闽台创业投资的发展与平台的构建
  • 宋代闽学家养生概况及其意义
  • 福建茶食文化创意研究
  • 福建自贸区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社科评奖更多>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通知
  • 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开展
  • 福州市第七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获奖项目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