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粮食流通体制历史沿革及其重要作用

http://www.fzskl.com  2010-02-22 08:56:16  来源:福州社科网  

 

 

[提要]粮食是安天下保民生的重要商品。六十年来,福州市粮食工作在党和政府直接的领导经历了两大发展阶段:一建国后第一个30年福州处于解放前线,国民经济恢复时期,粮食市场自由贸易,国有粮食企业建立发展,进入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为根本改变全市城乡粮食严重短缺现象;实行粮食统购统销,全党全力抓粮食,确保军需民食,维护粮食市场稳定。第二个30年即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福州市加快粮食流通体制改革步伐;于199210月,率先放开粮食统销价格和经营,从此,米、面、油票证也退出历史舞台。2004年后,福州市粮食工作为适应海西建设,坚持改革开放,先行先试,做大做强销区粮食批发市场,放开粮食购销走向粮食市场经济,米市繁荣。对粮食宏观调控政策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维护粮食安全。

[关键词]福州粮食流通体制

 

1949817日福州这座拥有2000多年传承商业文化名城获得新生。“民以食为天”,福州解放和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以来,在党和政府的直接领导下,粮食工作为适应各历史阶段的政治和经济需要,通过粮食流通体制改革、放开粮食购销走向市场经营的历史性转变,粮价稳定,不仅解决了全市城乡人民的温饱问题,而且向着小康型的生活方向发展,促进全市国民经济发展与和谐社会建设。回顾我市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发展的历史进程,大体上可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一、粮食自由贸易,国有粮食企业建立与发展

粮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必需品。过去劳动人民一接触到吃饭问题就“淡虎色变”。福州解放时,旧中国延续十几年的恶性通货膨胀留下来的是经济凋零、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当时的福州市国民党政府的粮食调节处仓库大米所剩不及2000公斤。粮食供应十分紧张,市场粮价剧烈波动。当时城区私营粮店728家,都面对着这样严峻的粮食局势。中国人民解放军管委会组织有关人员在台江潭尾街和码头,借用私营“同和行”、“郑合顺”粮号,立即开始着手收购闽江上下游运来的粮食,除用以保证人民解放军前线部队供应和支付旧政府留用人员工资外,其余均投放市场供应。同时着手建立国有粮食企业,成立福州市贸易公司,开始经营粮食业务。1950年初适值春节,市场粮食紧缺,粮价节节上升,在市人民政府领导下,市贸易公司粮行拨出近万包大米,通过全市30多个“救火会”,合理分配,按成本价直接售给市区居民,迅速地稳定了粮价,使全市居民欢欢喜喜度过了解放后第一个春节,半年时间就把十分严峻的粮食局势基本稳定下来。1950年夏后,福州贸易公司在市区内建立了10个门市部,并委托20家私营粮食企业为代售点,扩大居民口粮供应,方便群众,承担起大部分居民口粮供应任务。19527月,市贸易公司改组,成立福州市粮食公司,初步控制了粮油购进、加工,通过批发形式使守法的私营粮商、零售店得以维持。在建国初期的三年中,全市粮食市场自由贸易,国有粮食经营市场占有率也在迅速增长:1952年升为60 7%(食油为62 32)1953年达72 45%,合作社为11 5%,私营粮商只占16 05%,从而确立了国有粮食购销在市场上主渠道地位,改善了粮食供应状况,城乡广大人民生活安定。

二、粮食紧缺、形势严峻,实行粮食统购统销

1953年开始,随着国家大规模经济建设,市场上粮食供应量越来越大,社会上私营粮食投机商仍与国有粮食企业争夺粮食市场,面临至关重要的粮食工作,如何解决粮食购销严重不平衡问题?当时的党中央、政务院决定实行粮食计划收购、计划供应(简称统购统销)政策。福州市在实施这项政策的头两年,在农村通过政治动员,农民自报公议进行余粮统购;对居民采取“自报吃粮计划发证供应”,以保证市场粮食购销的平衡。1955年为使粮食统购统销制度化,在农村实施粮食“三定”(定产、定购、定销),对余粮户核定粮食交售任务,对缺粮户核定粮食供应量。对城镇居民口粮实行定量供应办法,即按劳动类别,年龄大小等情况,分别核定等级定量,以人定量供应。对工商行业用粮和市镇饲料用粮、酿酒用粮等,由福建省粮食厅下达专项指标,市粮食局核发工商行业用粮证供应。此外,还规定一套粮票、粮证和户粮迁移等管理办法。由于福州市地处“海西”中心区,对华侨还实行一整套特殊优惠办法,每年华侨和侨汇粮食供应均在300万公斤以上。国有粮店的设置是保证居民粮油供应的重要窗口,福州市实行粮食统购统销前夕,市区私营粮店350家,国有粮店17家,1954年初,市区接受国有粮食企业代销任务的私营粮店61家,保留个体经营12家,市零售公司门市部13家,供销社零售点39家,分布在市区各个角落,平均每点负责供应6513130人口,居民口粮消费感到买粮方便。1955年至1957年全市粮食统购统销工作成绩显著,这三年共征购粮食5666万公斤,省内外净调入3915万公斤,销售3866万公斤,做到粮食收支平衡略有节余,保证了军需民食的用粮需要,市场粮价比较稳定,并率先对私营粮食工商企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其中对碾米、面粉加工企业分别采取公私合营,粮店改代销转国有粮点,粮油复制品合作转集体,至此,福州市私营粮食加工和流通基本上较早纳入国有粮食统一购销流通管理。 

1958年,由于城乡大办公共食堂,影响了粮食正常管理。市区从9月份起曾一度放宽口粮定量供应,五个月就多供应成品粮2042万公斤:紧接着19591961年遭受自然灾害,粮食征购、调入十分困难,库存空虚,市场供应十分紧张,粮食供应发生很大困难。为克服困难和发展粮食生产,全市采取了以下主要措施:一是发动群众生产自救。1959年早稻登场前,为了帮助郊区农村缓和粮食紧张局面,市委决定免于交售征购任务,再增加回销粮400万公斤。二是压缩市镇粮食定量。为渡过难关,19595月至9月采取应急措施,除儿童口粮定量不动外,全面压缩市镇居民口粮定量,机关干部带头由15公斤下降,最低时降到11公斤,居民平均月口粮量水平由13 24公斤压缩到11 97公斤,平均压缩1 26公斤,而且还贯彻“吃粗”精神,普遍配地瓜米1030%,其中配吃最多的是机关干部,在11公斤的定量中配吃3 5公斤。三是食品行业实行凭粮票供应。利用副产品加工一批八八粉(糙米、豆饼等掺和加工制成),在19611月至4月份,每人供应1公斤,以度难关。四是加强粮食销售控制计划,1961年度省核定福州市镇销售计划1 6亿公斤,比上年减少500万公斤,下幅3%。1965年秋,进而在农村实行粮食征购“一定三年”不变的政策,稳定了农民负担,进一步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使粮食局势逐步趋于稳定。正当福州市经济建设刚从三年暂时困难及五年调整中恢复之际,先是1964年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继而是“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又给整个粮食工作带来很大的破坏;1970年又不切实际地在农村推行粮食“先留后购”政策,致使19741977年,全市几乎年年都不能完成粮食征购任务,1978年市郊的征购从1443万公斤减为1035万公斤,而粮食经销却从1 5亿公斤增加到1 9亿公斤。在“文化大革命”那么乱情况下,福州市军需民食之所以基本上还有保证,主要由于粮食统购统销政策不变,当调粮运粮极度困难时,经国务院同意曾一度动用了战备粮,还派遣军舰护送运粮船只。同时,广大粮食系统干部职工发扬为人民服务优良传统,坚持工作岗位,全市粮店没有关门,主要粮油品种没有脱销,从而保证了我市城乡市场正常供应,稳定了市场,稳定了人心,对我市这样的缺粮城市来说,粮食统购统销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三、改革粮食流通体制,放开粮食购销向市场经济发展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粮食计划经济体制开始向市场经济体制过渡。1984年,国务院公布福州市为全国对外开放沿海城市之一,为从根本上解决人民的吃饭问题,福州市委、市政府把粮食流通体制改革作为一件大事来抓。以市场为取向,进行粮食流通体制  改革,初步建立起符合“海西”经济区中心城市粮情、适应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粮食流通体制,为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和稳定市场粮价发挥了积极作用。

1 提高粮食统购统销价格,发展粮行米市。为突破僵化统购统销价格制度,我市政府尽最大可能,大幅度提高粮食统购统销价格和超购加价幅度,并调整了征购基数,提高了超购比重。从1979年夏粮上市起,粮食统购价格提高20%,超购加价幅度由原来统购价加30%,改为按新的统购价加50%,早晚籼谷等6种粮食品种统购价格,平均每50公斤由10 64元提到12 86元。使长期偏低的粮食统购价基本合理,缩小了工农产品交换的比价,调动了种粮积极性。同时福州市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鼓励各种经济成份参与粮食流通,发展粮行米市。

2 调整粮食购销政策,缩小平价供应范围,发展多渠道经营。1983年我市实行“市带县”体制,增加闽清、永泰、长乐、福清、平潭、连江、罗源及原有的闽侯县的粮食流通任务,并根据党中央和国务院部署,进一步推动粮食流通体制改革。从1982年起,实行“粮食征购、销售、调拨包干一定三年”的粮食管理办法。通过调整粮食统销政策,缩小计划供应范围,扩大市场调节,放开豆类、小什粮平价供应。从1984年至1990年,全市取消口粮外的各项平价补贴粮食3291万公斤和工商行业用粮1 41亿公斤的平价安排,实行议价供应。国有粮企也积极开展议购议销业务,参与市场调节,这样既相应减少平价粮食收支缺口,也为我市减少一大笔财政开支,也发展了多渠道经营。80年代初,福州市区民营年粮食经营量市场份额占1 5%左右。

3 取消粮食统购,实行合同定购制度。这个阶段粮食统购统销解体,“双轨制”确立与运行。1985年开始,我市首先在农村实行粮食合同定购,全市一年粮食征购任务由1 76亿公斤,减为1 25亿公斤,按倒“二七”比例核定合同定购,郊县农民年增收入35l万元;城市私营粮商也有很大发展,初步形成了国有粮食定购统销和议购议销相结合的“双轨制”及多渠道经营的局面,打破了长期由国有粮食购销企业独家经营状况,也为缺粮的我市增加议价粮。减少了定购统销量,为活跃城乡粮食市场开辟了广阔天地。但1984年全国粮食丰收后,有的地方放松粮食生产,1988年粮食供需矛盾突出,市场粮价与定购价差扩大,我市缺口扩大,粮食调入难度大,市场供应相当紧张。福州市粮食局由领导带队,组织调粮队伍,赴省内外产地催调粮食,至年底购调回平价粮3 12亿公斤充实库存,较好地安排市场供应,市场粮食议销价格也回落趋稳,粮食局势日渐缓和。

4 放开粮食销售价格和经营,取消居民口粮平价供应。为放开粮价,首先要解决粮食统购统销价格长期倒挂问题。我市从19886月、19915月和19924月连续三次调高粮食统销价,中晚米统销价每50公斤从14 4元调高为50元,提幅度高达66 4%;花生油每50公斤统销价从85元调高为220元,与市场并轨。1992年党的十四大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加快了粮食流通体制改革步伐。经市政府同意,决定从199210月起,我市率先放开粮食统销价格和经营,取消居民口粮平价供应,粮油票证从此也退出历史舞台,踏入被人们视为粮改“禁区”领域。放开粮食统购价格利经营后,为保护居民消费利益,改暗补为明补,给居民职工相应粮价补贴,每人(含瞻养系数1 77)每月与工资挂钩明补20(其中1988年每人每月9元、1991年增加6元、1992年又增加5),对郊县农村继续实行和改进粮食定购“三挂购”政策,取消国家食油定购计划和取消食油指令性凋拨计划。同时建立粮食收购保护价和粮食风险基金制度。同时从1993年起,为加强宏观调控,我市及早建立了粮食专项储备8500万公斤、食用油100万公斤。从放开粮食统销价格与经营后,我市粮食经营也经历了严峻考验:从1993年底至1994年初,全国出现市场粮价猛涨,这时我市仍坚持只在国有粮店实行临时限价挂牌供应,并抛售储备粮2000多万公斤,致使本市市场粮价保持稳定,发挥了国有粮企主渠道的积极作用。

5 国有粮企政策性与经营性业务“两线分开运行”,实行“四分开一完善”改革。我市放开粮食统销价格和经营后,粮市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和矛盾。为适应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发展的要求,建立国有粮食购销实行两线运行机制。在政策性业务方面,由原来组建市粮食总公司,承担粮食定购的收购、调运、储备、加工、批发等业务,并代管国家粮食储备,担负市场粮食吞吐与调节,使政策性这一块逐步形成了一条龙服务体系:在粮食经营性业务方面,我市把粮食局直属的粮食公司、城镇粮店、小型粮油加工厂及第二产业划为国有粮食的经营性一块,抓好城镇粮油零售和多种经营,试办了福州市禾盛连锁公司,市区还开办了48家粮油连锁分店、一个配送中心和一个厨房中心,拓宽流通领域,发展多种经营,以粮油食品为主的商品达1200多种,1997年上半年在粮油经营普遍亏损情况下,我市各粮油连锁店还扭亏增盈。19966月,我市又大幅提高粮食定购价,可市场粮价依然下跌,粮食定购价提幅比全国高25%,稻谷加权平均定购价从50公斤53元提到68元,再加10%,每50公斤为75元。而且每50公斤还有价外补贴10元和保留粮肥挂钩政策。我市主销区粮食收购也大量增加,各县()区原来一年合同定购任务一亿公斤,原来粮食少时农民交售定购粮以款顶购(即交纸粮)占定购任务50-60%;现在价高了,农民都积极交现粮,这两项仅定购粮这部分多收现粮达一亿多公斤,而且国有粮企销售疲软、库存积压,1997年我市国有粮食购销库存从正常的月1 17亿公斤增大到3 5亿公斤,超过历史最高水平,市场销疲、亏损增加。为深化国有粮企改革,我市在“两线运行”的基础上积极推进“四分开一完善”改革(即政企分开、中央与地方责任分开、储备与经营分开、新老财务帐目分开、完善粮食价格)。实行粮食政企分开后,我市粮食行政管理职能向加强粮食流通方针政策和依法管理方面转变。储备与经营分开,成立了国有独资性质的福州市粮食购销公司、福州市军供站,各县()区也分别成立了粮食收储公司开展政策性业务,同时除保留福州市面粉公司外,还组建了福州市米业公司、油脂公司等为粮油商业性业务。但近年来,由于市场粮价仍在低价位徘徊,要妥善处理历年粮食定购粮和省内对口调拨粮价位高、库存大的问题难度较大。如早籼稻已明确要逐步退出定购收购范围,抓紧对早籼稻为主老库存适当削价推销,每月仅利息费用开支就节约358万元,差价由省、地、县粮食风险基金中各分担部分解决,这样既可加快农发行资金回笼,企业减亏,也可引导农民调整粮食种植结构,发展优质粮食生产。自从19984月粮食收购资金封闭运行以来,由于银企双方共同努力,切实加强各项管理工作,国有粮食购销企业收购资金供应得到较好保证,当时粮食贷款基本实现了封闭运行,贷款利息收回率达96%,粮食收购资金封闭运行管理与服务工作基本步入轨道。

6 全面放开粮食价格和经营,实现粮食购销市场化。2001年夏,我市与上海、北京、江苏省8个粮食主销省()率先放开粮食定购,实现了粮食购销市场化。为产粮区腾出市场空间,当年我市不按保护价敞开收购农民的余粮229l万公斤。截至2004年全国放开粮食购销市场,我市为贯彻中央一号文件精神,进一步减轻农民负担,鼓励农民扩大粮食生产,福州市政府决定:(1)对种植水稻的耕地全部免征农业税;(2)对种粮农民实行直接补贴,国有粮食购销企业订单收购量,按最低收购价或市场收购价每50公斤补贴4元;(3)对种植良种水稻并为国家提供商品粮的农民,按国家粮食购销企业订单数量,每50公斤再补1元,补贴费按粮权由各县()区政府粮食风险基金中支出。粮食购销市场化后我市粮食多元经营有了进一步发展:(1)重组建了国有粮食购销、军供、面粉、大米、油脂公司与禾盈粮油食品、粮食运输、龙华大厦重组公司。从1997年起,我市国有粮企职工分流减员从11969人减至现在的815人,企业效益明显提高。(2)民营粮企发展快,其粮食商品流通量在我市城乡粮食市场所占比重:90年代为15 4%、1996年底为42%,到2007年后提升为95%左右。全市民营粮企从事加工、批发(包括批零兼营)已达150多家 有的民营粮企扩展走向国际市场。如:福建康宏股份公司为发展我市油脂和饲料生产,积极组织大豆经营并拓展走向国际市场,从2004年至今,每年向美国、巴西等进口黄豆达2亿公斤左右,提高了经营效盗,为我市经济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3)加强粮食批发市场体系建设。我市为深化“粮改”进程,早在19907月在市区就组建粮食批发市场,现迁移至闽侯县杜坞(古地539)扩建为大型的粮食批发市场(挂牌为国家粮食交易中心),年粮食(大米为主)交易量6-10亿公斤,承担着我市大部分居民口粮供应,为保障我市粮食流通供应安全、维护粮食市场稳定发挥积极作用。(4)米市繁荣,居民生活改善。过去粮食统购统销粮店供应粮面油“老三样”,粮食购销市场化后,大米供应充足,品种丰富,市场上大米品种及优质品种(包括品牌)180多种。我市城区居民家庭有70%食用优质大米小包装品牌,其中丁优米占33%、东北米占24 9%、晚籼米占9 4%。据2007年统计资料表明:我市居民收入与工薪阶层工资收入(年均11580),比1978年增长32倍,人均食品支山4296元,比1978年增长22倍,现在城镇居民每人每月口粮下降为67公斤,年人均购买粮食支出349 43元,占食品支出的比重由1978年的28 4%下降到8 1%。而肉、油、蛋、家禽、奶、鲜菜、水果等副食品消费比重从1978年的59 1%上升到现在的65 5%,标志着城镇居民生活质量进一步提高。

四、粮食流通改革以来主要经验教训的启示与思考

1 确保销区粮食安全,更须警钟长鸣。记得:1958年还是粮食统购统销时划,由于“左”的思想影响,提出所谓“放开肚皮吃饱饭,大办食堂”理想主义口号,到1959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粮食严重短缺。那时候的居民吃不饱,甚至挨饿,营养不良甚至患水肿病等。1984年后对粮食生产又有些过于乐观,1988年市场粮价与定购价差距拉大,给粮食供求平衡增加了难度,库存空虚,福州市由局长带队组织调粮队伍,到主产区历尽干辛万苦调回粮食,安排好市场供应,市场粮食议销价格才稳定下来。从2004年后,我国粮食生产连续五年取得好收成,国家粮食储备较充足,但我们不能有丝毫麻痹,要正确认识我国粮食安全的艰巨性,尤其缺粮主销区。2008年我市郊县()区农村粮食总产仅6 37亿公斤,粮食自给率从原来的60-70%,下降如今不足30%;国有粮食企业订单收购110多万公斤,比1995年收购量减少9916万公斤。而且我市正处于加速“海西”建设发展关键阶段,经济发展对国土资源的需求将持续上升,如今我市粮食年缺口在19 67亿公斤左右,预计2015年市区人口将从现在的185万增长为346万人(全市人口可达800多万人) 同时还要满足百万外来打工者的粮食需求,冈此确保缺粮城市的粮食安全的艰巨性决不可低估。在粮食安全问题上,任何大话、高调都说不得,要始终把保障粮食安全问题摆在至关重要位置。要健全市()长米袋子负责制,首先要保住粮食生产耕地的红线,稳定我市农村粮食生产百分之三、四十的自给率,立足国内,积极“引粮入榕”,为我市紧紧系上粮食安全带,这是加速“海西”经济区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根本保障。

2 粮食购销不能完全托付贸易自由化,应把计划与市场结合好。建旧初期,靠市场贸易自由化,粮市很难操稳。199210月,我市率先放开粮食统销价格和经营(全国1993年放开),与市场议销价格并轨。由于粮食销售放开经营,靠市场自由贸易调节,1993年与1994年初,全国从南到北出现市场粮价猛涨;可在粮食供需紧张平衡的情况下,时而也会出现“市场疲软”,19984月起,以大米为主的粮价下跌后处于低价位达五年之久。如我市那时中晚米每50公斤从105元,连续下降为79元。谷贱伤农,直至20039月粮价才从长期低迷中走升,直至2004年,市场粮价开始温和上行。“谷贱伤农”与“米贵伤民”的矛盾还不时地交替出现,这说明粮食市场完全托付自由化调节风险之大。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讲话时说过“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粮食是国计民生特殊重要商品,不能等同于一般商品,“粮改”走向市场化后,不可能完全托付贸易自由化调节,应该把计划与市场很好结合,走科学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3 主销区粮食市场主体也不能完全依靠发展多渠道,应坚持发展多渠道与发挥国有粮企主渠道积极作用并举。建国初期,我市粮食面临严重短缺局面。一开始我们就积极发展组建国有粮食公司,通过努力,国有粮企粮食销售量市场份额从195l年初的26 91%,升到了1952年的60 7%,操稳了市场粮价主动权。199210月,我市放开粮食统销价格和经营,市场主体多元化后市场搞活了,应该说这是巨人的成绩,但我市国有粮企改制后,除了管理专项储备粮食的市国有粮食购销企业外,虽组建了面粉、米业、油脂等国有企业,但据去年统计资料表明,其市场粮食销售份额仅在16-19%左右,谈不上很好发挥主渠道作用。我们应清醒地看到当前比较突出的问题:一是国有粮企产权制度改革还不到位,发挥主渠道作用也缺少必要的政策支撑:二是现代粮食市场主体发育还不完全适应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三是粮价支持体系不健全,粮食最低收购价改革与对粮农直接补贴与国有粮企购销活动未很好结合,也有待进一步完善。笔者认为,粮市的宏观调控需要主渠道,当前继续深化和完善国有粮企改革,应在现有改革基础上,以市场化和产业化为重点,统筹各方面利益关系,做人做强主销区国有粮食企业,最好应象有中粮集团式的国有大企业进驻我市发展。当前我市当务之急是要采取有力措施,建立健全粮油零售市场服务网络,利用国有粮食系统原来在城乡的粮站、店、厂、仓的资源优势,与社区结合,重新打造一批规划有序、布局合理、交通便利、条件较好、营销功能较强的国有或国有控股粮油零售店,条件好的私营零售粮店,也可以委托代销,或实行连锁经营。只有不断深化国有粮企改革,通过整合优势资源,鼓励利支持国有粮企做大做强,提高市场竞争力,妥善处理好“主渠道”和“多渠道”的关系,这是保障主销区粮食安全、市场稳定和搞活流通的重要关节点。

 

 

作者简介:赵时可(1957~),男,福州市粮食局局长。邮编:350009

郑时藩(1934~),男,福州市粮食局原政研室主任、高级经济师。邮编:350009

视频专题更多>
  • 【文明健康 有你有我】文明祭祀

社科成果更多>
  • 2018年《福州社会科学》第1期
  • 闽台创业投资的发展与平台的构建
  • 宋代闽学家养生概况及其意义
  • 福建茶食文化创意研究
  • 福建自贸区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社科评奖更多>
  • 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审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通知
  • 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开展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