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政文化——连结海峡两岸的精神纽带

http://www.fzskl.com  2010-07-22 15:31:41  来源:福州社科网  


 


[提要]马尾船政是洋务运动的产物。是具有近代先进技术设备制造先进舰船的大型工业企业和培养海军人才的基地。船政文化是在船政引进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并培养了一大批时代精英中形成发展的。船政文化内涵丰富,对台湾影响深远,通过几任船政大臣的努力,台湾独立建省开展了创始性建设,促进了台湾经济社会快速发展。
[关键词]船政文化海峡两岸


   国务院原则通过的《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国发〔2009〕24号(下称《意见》)指出:打造一批地域特色明显展现海峡西岸风貌,在国内外具有影响力的文化品牌,重点保护发展闽南文化、马祖文化、红土地文化、船政文化、畲族文化、朱子文化等特色文化。”《意见》中列举的“船政文化”是福州具有地域特色,又有广泛影响的品牌文化。船政的产生,船政文化的形成、发展是近代中国的一件大事。研究船政文化与台湾关系对提升福州文化品牌,推进福州海峡西岸省会中心城市建设,加强两岸合作交流有重要意义。
   一、船政的产生及其历史贡献
   船政是洋务运动的产物。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失败,清王朝统治下的中国已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许多中国有识之士开始反思失败的原因,探究失败的根源,并从实际需要出发,开始了解西方。林则徐是清代“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他在总结鸦片战争的失败教训时,认为“器不良”、“技不熟”是重要原因。他于1840年主持编译《四洲志》,开始有目的和系统地了解西方。魏源受林则徐之托,以此为基础于1842年写成《海国图志》,1844年梁廷畲编撰《海国四说》,1846年姚莹编撰《康輶纪行》等书,对西方的科技和民主政治等进行较为深入的阐述和探讨,其目的都在于“知彼虚实”,“徐图筹制夷之策……冀雪中国之耻,重海疆之防,免沦胥于鬼蜮”。①中国要摆脱落后挨打的局面,就必须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师夷之长技以制夷”。②从而催生了19世纪60年代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和思想文化的社会潮流(史称洋务运动)。闽浙总督左宗棠是实践“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首倡者之一。他在清同治五年(1866年)五月十三日所上《试造轮船,先陈大概情形折》中,提出“惟东南大利,在水而不在陆”的精辟见解。认为“欲防海之害而收其利,非整理水师不可,欲整理水师,非设局监造轮船不可”。奏请朝廷“拟购买机器、募雇洋匠、设局试造轮船”。同年,清廷谕示“拟于闽省择地设厂,购买机器,募雇洋匠,试造火轮船只,实系当今应办急务。”要求“左宗棠务当拣派委员认真讲求,必尽悉洋人制造、驾驶之法。”“所陈各条均著照议办理。”同年九月二十三日,由左宗棠提议清廷委任沈葆桢为总理船政大臣总司船政事务并准其专折奏事。在左宗棠、沈葆桢努力下,福建船政于1866年12月23日破土动工,经过几任船政大臣的努力,船政在造舰船、办学堂培养学生等方面创造了辉煌业绩,在中国历史发展进程中产生深远影响。
   1 创造了中国造船史上多个第一。船政于1866年在福州马尾破土动工,经短短三年建设,1869年,即制成中国第一艘千吨级(即排水量1370吨)580匹马力(功率427千瓦)的兵商两用木壳运输船“万年青”号;1872年,制成当时远东近代最大的兵舰“扬武号”。1877年,制成第一艘功率750马力、排水量1268吨的铁胁舰“威远”号;1888年,制成第一艘排水量2100吨、功率2400匹马力的双机钢甲舰“龙威”号;1899年,制成第一艘排水量830吨、功率6500马力钢甲鱼雷快舰“建威”号等。③多个中国“第一艘”,标志着中国造船业的辉煌。船政在清廷41年里共制造兵商舰船40艘(不含小船艇),其中木壳船19艘,铁胁木壳船10艘,钢甲钢壳船11艘,占清廷北洋、南洋、粤洋、福建水师全部舰船的34 88%,占自制舰船的71 3%,因此被推许为“中国制造之肇端”。(清《皇朝经世文续编》卷一④。)
   2 培养大批海军人才,是中国海军的摇篮。船政前后学堂共毕业学生629名(不包括艺圃、绘事院等),送出留学生106名,民国之后船政系列学校各科毕业生2000多名,培养了一大批海军将领和军事技术人才,培训海军专业士兵5000多名,约占中国近代海军同类人员的60%,被誉为“中国海防设军之始,亦即海军铸才之基”。⑤晚清和民国时期的多数海军高级将领如叶祖珪、萨镇冰、兰建枢、刘冠雄、李鼎新、程璧光、林葆怿、黄钟瑛等都是船政学校毕业生。
   3 开创中国飞机制造的先河。1919年,在福建船政学校的基础上成立“福州海军飞潜学校”,这是全国第一所制造飞机培养飞机制造人才的学校。福州船政局局长陈兆锵兼校长,由留学生巴玉藻、王孝丰、曾贻经担任飞机制造工程师。1919年制成我国第一架甲型一号双桴双翼水上教练机,以后又制造多架教练机,培养我国第一批飞机制造工程人员,奠定了我国飞机制造的基础。
   4 开办中国近代高等学堂,开创培养高尖人才的新模式。潘懋元教授认为,福建船政学堂不仅在创办时间上早于京师同文馆天文算学馆,而且在专业设置、课程体系上更符合18-19世纪西欧所形成的近代性质的高等教育的特点。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福建船政学堂称中国近代第一所高等学校。(潘先生也无意于遂尔否定天津中西学堂的头等学堂是中国近代第一所高等学校的历史地位)。⑥至少它在按照西方办学形式方面居于率先地位。首先,分科设置专业以及专业课程体系方面体现近代大学基本特征。如船政学堂分前、后两个学堂,类似于现代大学的两个系,分别开设造船、绘事院(设计)、艺圃和驾驶、管轮等专业。其次,在课程设置上,除要学员颂读“圣谕广训,兼习策论,以明义理”⑦外,主要开设外文(英文、法文)、算术几何、代数等自然科学课程,聘请英国、法国人担任教习。经过5年左右基础课学习和二年左右上船实习,制造专业的学生能独立设计制造轮船兵舰,驾驶专业学生能驾船进行远洋航行。同时,选派优秀的毕业生到西方国家留学,培养高素质的人才。船政学堂成为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的滥觞,造船厂成为中国第一个对外开放并实行中外技术合作交流的企业。船政是近代中西文化交流的一面旗帜。船政学堂培养的学生主要是为航海和驾驶船舶服务的,但学生在学习西方的政治、经济、法律知识和先进技术中,特别是派出的留学生,接受西方学术思想和价值观念后,萌发了民主与科学的意识,促使学生探寻强国富民的救国方略,从而产生一批影响中国社会进程的优秀人才。如近代启蒙思想家严复,被称铁路之父的詹天佑,矿业专家林庆升、池贞铨、林日章,电信专家苏汝灼,外交家、翻译家魏瀚、陈季同等。船政成为中国从封闭走向开放的桥梁,在中国近代化进程中占据重要地位,产生广泛影响。
   二、船政文化的内涵
   船政文化是船政人物(包括管理者、技术人员、工人等)冲破传统思想羁绊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文化知识的产物。它在消化、吸收西方先进技术、先进思想,在建船厂、办学堂、培养人才的实践过程中创造了辉煌业绩,形成独特的文化现象。因此,我们把船政创造的物化成就(包括建立近代化造船企业,创建近代第一支海军舰队,兴办近代高等学堂以及在台湾建设基隆煤矿、修建铁路、垦荒、办学、加强防务保卫海疆安全等以及形成的管理制度)和在创办船政过程中形成的共同理想信念、思维方式、价值取向、船政人物身上表现出来的道德情操、目标追求、精神品格以及船政人物及其后裔的著述、思想成果等统称为船政文化。船政文化是中国由传统向近代转变时期所产生的文化现象,是中国近代的先进文化。他内涵了中华民族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优秀传统,吸收了西方以民主科学为代表的优秀文化精华,反映了民族独立自主、自强,改革创新、精益求精的时代精神。主要包括:
   力御外侮的爱国主义精神。中国人民具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历代都涌现出大批保卫国家抵御外侮的英雄人物。船政人物继承发扬了中华民族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他们英勇顽强、奋不顾身地抗击自海上入侵的外国殖民者,不惜献出宝贵生命。在1884年中法马江海战中,船政制造的舰船组成的水师不畏强敌,英勇战斗。“福星”号着火,管带陈英毫无惧色,力战不退,声称“男儿食禄尚以死报,今日之时,有进无退。”全船官兵应声如雷,受伤的“福星”号如火龙一般冲入敌阵,在抵近敌舰时连发左右舷炮,猛击敌舰。旗舰“扬武”号中弹被焚时,士兵在船身迅速下沉的危险时刻,还用尾炮“坏其坚船,伤其大将”表现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慨。“振威”号管带许寿山在遭敌舰围攻,满身伤痕状如蜂窝即将下沉时,指挥舰船快速前进,以撞法舰,要与它同沉。⑧还有许多船政学员如吕翰、梁樟芳、叶琛、林森林、陈英等英勇战斗壮烈牺牲。此役阵亡700多人,其爱国主义精神光照千秋。1894年中日海战,船政学员又有多人参战,如刘步蟾、邓世昌、林泰增、林永升等,他们大义凛然、英勇不屈,不愧为中华民族的脊梁。马尾昭忠祠记载了船政英雄们的壮烈事迹,成为教育后人的精神源泉。
   自主自强精神。船政是 引进机器、技术、人才的情况下建设起来的。“借才异域”是个创举,目的是为了“自强”。这是船政创办的主要意旨,清上谕中多次强调:“此次创立船政,实为自强之计。”此后清廷在谕示中多次强调:“制造船械,实为自强之图”。左宗棠奏称:“制造轮船,实中国自强要著”;李鸿章说:“兴造轮船实自强之策”。⑨自强精神是船政精髓。自强首先要自主。如何管理外国技术人员是自主自强的首要问题,沈葆桢和他的团队采取了与洋员匠订立合约,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到期解约、留任续约、不遵守合约照章辞退。如法人闽海关税务司夏里登“百计钻营入局”想谋求洋监督位置,“葆桢固却之”⑩。沈葆桢还果断革退“不遵匠头约束”的法国工匠博士巴。法国驻福州副领事巴世栋出面干预,要求沈葆桢收回成命,遭沈葆桢驳斥。此后沈葆桢又辞退了“居奇挟制怙恶不悛”的法员总监工达士博,法领事再次出面干预,沈葆桢说:达士博“应撤与否,本大臣必视该员匠功过为衡,即监督亦不能任意为之,与领事官毫无干涉,何得过问也”维护了船政的自主权。促使外籍人员尽心尽力做好工作,使生产经营自主权牢牢掌握在船政管理者手中。俗话说弱国无外交,自鸦片战争之后,清廷犯了恐洋症,一切听从洋人支配。船政的自主精神为腐败无能清廷政坛带来了一线曙光,体现了民族气节和不屈品格。这种自主自强精神,才使船政取得辉煌业绩。
   改革创新精神。船政是在冲破封建制度和闭关锁国思想禁锢重重阻力创办起来的。船政创业者在诸多方面进行改革创新,一改革传统的书院招生方式,创新教学内容、教学方法,以招收贫寒子弟为主,发给生活费,“子弟到局后饭食及患病医药之费均由局中给发”,另“每名每月给银四两,俾赡其家以昭体恤。”促其专心学习,学好奖励,学不好辞退,同时请洋教师授课,除学习传统儒家经典外,还学习数学、物理、制图等适用知识。二改革用人方法创新培养人才模式。船政运用留学西方发达国家方式培养高尖人才,取得很好效果,在人才使用更是大胆,优秀毕业生直接上船任管带(舰长),因此船政毕业生中培养一大批海军人才和各类人才。三创新学生管理方式。船政学堂虽只设轮机班、驾驶班,但允许并鼓励学完本专业课程,选修各类课程,如严复学驾驶却选修社会学家,成为一代伟大的启蒙思想家,陈季同学驾驶却掌握了多国语言,成为外交有和翻译家。船政学堂能够培养出各类出色人才与学堂改革创新精神分不开。这种创新的管理方法,尊重学生个性为他们的成长创造了良好环境,取得了明显成效。改革创新贯穿船政全过程,改革创新精神仍是我们今天取得经济建设新成就的不竭动力。
   学以致用、精益求精的精神。向西方学习先进技术、管理方法。这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次组织人员系统学习西方自然科学,中国的学生长期以来学的是四书五经、儒家经典,对自然科学接触极少、困难很大。沈葆桢认识到这一点,在船政衙门头门撰一副联勉励所有人员:“且漫道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此即是格致关头认真下手处;何以能精益求精密求密定须从鬼神屋漏仔细扪心来。”鼓励船政人员不懈学习,认真探索,同时沈葆桢又参与指导制定了科学合理的教学计划,并实行严格的教学管理,船政学堂创办之初即制定《求是堂艺局章程》八章,英籍航海教习嘉乐尔到马尾任英国学堂监督,在《求是堂艺局章程》基础上进行修改,使学生管理更为科学严格。学堂委员和稽查随时督察学生的表现,并通过严格考试促使学生刻苦学习。创新学习方法,讲求学习实效,学以致用,在短时间内掌握造船、驾驶技术;到国外留学,更是刻苦钻研,探其精奥,回国后,很快就担当起制造舰船,指挥、驾驶舰船的重任。同时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在学习轮船制造驾驶的同时学习天文、航空、铁路、机械制造等技术,开创性地研发生产了蒸汽机、鱼雷、水雷、潜艇、飞机等,使船政成为当时先进技术、先进产品的研发基地。
   总之,船政文化内涵丰富,它包含了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爱国主义思想,独立自主的原则,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和民族自强不息的性格以及舍身救国的民族气节,它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百多年来,民为鼓舞人们为民族独立国家富强而努力奋斗的精神动力。
   三、船政文化在台湾的影响
   福州与台湾一水之隔,最近距离仅130公里,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承、商缘相连、法缘相循,两岸人民交往频繁。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台湾大部分居民是闽、粤移民,仅福州乡亲就有60多万人。在首任船政大臣沈葆桢以及继任者丁日昌、吴赞诚、黎兆棠、裴荫森、刘铭传等共同努力下,船政对台湾建设与近代化产生直接影响。船政制造的兵舰组成清廷第一支海军在保卫台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船政的技术力量及船政学堂培养的学生为台湾近代化建设做出了卓越贡献。这种贡献既有物质上的又有精神上的,它已深深融入台湾文化之中。
   (一)以自强创新精神,治理台湾振兴经济
   1874年,日本侵略者的侵台事件给清廷敲响了警钟,有识之士认识到,要保卫台湾的安全,就要加强台湾的建设。由于清廷持续一百多年的消极治台政策,台湾经济发展滞缓,政务驰废,防御力量薄弱。1874年,沈葆桢巡台时提出“善后即创始”的著名方略,建议“福建巡抚冬春二季驻台,夏秋二季驻福州,以为兼顾之计。”并提出为加强台湾防务,拟设台湾省的建议。在沈葆桢、丁日昌、吴赞诚、刘铭传等几位船政大臣的努力下,光绪十一年九月初八日(1885年10月12日)清政府颁布台湾建省的上谕,刘铭传被任命为首任台湾巡抚。以此为标志,台湾的发展建设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首先,清廷调整台湾行政区划,加强对台湾的建设。台湾作为福建一个府,府治设在台南。为了加强对台北广大地区的开发与管理,清廷批准由一府四县三厅增设台北府(辖新设的淡水、新竹、宜兰三个县治),形成台南、台北两个重心;新设恒春、淡水、新竹、宜兰四县,合原来的四县为八县,增设三厅,合原来的为四厅。这种行政区划的规划与变动,不仅有利于台湾防务,也有利于台湾经济开发。
   其次,上奏朝廷撤消大陆沿海居民渡台禁令,鼓励来台人员拓荒垦殖发展经济。并奏请“将一切旧禁,尽与开豁”。清廷批准沈葆桢建议,并制定“凡应募者日给口粮,人授地一甲(约合旧十一亩三分),助以牛种农器。三年之后,始征租”等抚垦优惠政策,从而引发福建沿海人民大规模移民台湾的热潮,极大地促进台湾经济的发展。
   其三,加强台湾防务,修炮台、筑碉堡、建塘坊,进行基本建设。同治十三年(1874年),沈葆桢奏准在台南二鲲鯓修筑炮台,延请法人工程师设计,于光绪二年(1876年)完工,炮台规模宏大,设计合理。同时招募兵勇、训练水军,极大地增强了台湾的防御能力。
   其四,开办学校,教化居民。沈葆桢提出“教化之本在于学校”,为提升台湾原住民的素质创办各类学校。1875年,与福建巡抚王凯泰联手编纂《训番俚言》,作为教材,颁发各地义塾使用。同时开设读书、认字、写字、学算、学唱歌等课程,为鼓励孩童入学接受教化,还规定“凡就学者,每人每月给钱五百文,以为笔纸及膏伙费用”。有力地促进了台湾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
   其五,派船政技术人员带去先进的采矿设备,开采基隆煤矿。清同治五年(1866年),左宗棠在筹建船政时就考虑把台湾基隆煤炭作为船厂和轮船的燃料。同治十三年(1875年),沈葆桢向清廷上《台煤减税片》,随后又奏请将台湾基隆煤矿改为官办,设立西式煤厂。光绪二年(1876年),船政派前学堂第一届毕业生池贞铨、林日章等参与基隆煤矿筹建工作,使之成为台湾进入近代化的标志性企业,跻身当时全国最先进的官办煤矿行列,所产煤炭不仅供应福建船政造船炼铁和船政船队之需,还用船政生产的“伏波”、“安澜”、“济安”、“永保”、“琛航”、“飞云”等船只运往上海、香港及国外销售,扩大台湾对外贸易,促进经济发展。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被日本占领50年之久的台湾回到祖国怀抱,马尾造船厂及船政系列学校学生成为接管日本在台湾海军基地、重建台湾造船业的主要骨干力量。1949年8月,福州解放前夕,随国民党退到台湾的船政系列学校学生约320多人,其中有造船、矿山、机械、建筑、电服等各类人才,在台湾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批船政系列学校毕业生入台,使船政文化在台湾得以继承并广泛传播,船政精神在台湾得到弘扬。今天“两岸关系出现重大的积极变化,为海峡西岸经济区加快发展和开展与台湾地区合作提供了重要机遇。”深入研究船政文化,弘扬船政精神就是要把船政先贤们在兴办船政过程中凝炼成的精神财富发扬光大,加快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建设步伐,促进台海两岸共同发展。
   (二)弘扬船政精神,促进海峡西岸共同发展
   台湾的发展与船政紧密相关,船政的科学技术在台湾生根开花。船政学员及其后裔在台湾繁衍发展,船政精神已溶入台湾人们的心里,并且发扬光大。
   力御外侮的爱国主义精神是船政精神的灵魂。两岸同胞联手抗击外敌入侵,共同保卫海疆安全,体现了华夏儿女维护民族独立的优秀品格。1874年,船政大臣沈葆桢率领福建水师巡台,驱逐日本侵略者。1895年,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台湾民众“誓死抗命、义不臣倭”,船政学堂首届毕业生陈季同会同台湾绅士丘逢甲等爱国志士,高举义旗决心与日本侵略者决一死战,其保卫领土的精神激励着两岸同胞。今天仍应发扬船政力御外侮的爱国主义精神,与反华势力及分裂势力作斗争,维护国家的安全和领土完整。
   在船政创办140多年的今天,国务院为加快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促进海峡两岸在新世纪的共同发展,做出重大决策,把船政文化等作为地域特色明显的品牌文化,予以重点保护并推动发展。这既是对船政文化的充分肯定,也提出了弘扬船政文化推动两岸共同发展的新要求。
   继承船政传统,弘扬船政精神,已成为福州市建设品牌文化的重要内容。福州市和马尾区投入巨资修复船政文化遗址,初步形成别具特色的船政文化城。2006年1月,胡锦涛总书记参观船政文化博物馆。同年4月,时任台湾国民党主席的连战也专程到船政文化博物馆参观。几年来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世界许多国家的政要以及台湾和世界各地的船政人员后裔一批批到马尾参观船政遗址和文物。人们缅怀船政先贤,学习他们的高尚品格,弘扬船政精神,激发共同振兴中华的豪情壮志。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加强两岸交流合作,为推进榕台两地的现代化建设进程做出新的贡献。

注释:
①沈岩:《船政学堂》,科学出版社,2007年4月一版,第5页。
②沈岩:《船政学堂》,科学出版社,2007年4月一版,第4页。
③赵君尧:《船政文化产生与福建海洋文化渊源》,《船政文化研究》,中国社会出版社,2003年版,第86页。
④陈道章:《船政研究文集》,福建音像出版社,2006年1版,第29页。
⑤《清史稿·海军篇》,《船政学堂》176页。
⑥潘懋元:《福建船政学堂的历史地位及其影响》,《汕头大学学报》,1998 2。
⑦《沈文肃公政书》卷4,第6页。
⑧林樱尧:《马江英烈浩气长存》,《船政文化研究》(第二辑),第19页。
⑨郑剑顺:《福建船政的五种清神》,《船政文化研究》,中国社会出版社,2003年9月版,第21页。
⑩《中国近代史资料汇编》,《海防档》乙福州船厂(一),第76页。
郑剑顺:《福建船政局史事纪要编年》,厦门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22页。
《船政奏议汇编》卷二,第16页。
《沈文肃公牍》(一),江苏广陵古籍出版社,1999年。
《国务院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

作者简介:张忠松(1949~),男,福州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邮编:350004

视频专题更多>
  • 【文明健康 有你有我】文明祭祀

社科成果更多>
  • 2018年《福州社会科学》第1期
  • 闽台创业投资的发展与平台的构建
  • 宋代闽学家养生概况及其意义
  • 福建茶食文化创意研究
  • 福建自贸区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社科评奖更多>
  • 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审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通知
  • 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开展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