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钟国”——福州

http://www.fzskl.com  2012-09-18 15:40:53  来源:福州社科网  

 

 

[提要]发源于福州的“诗钟”是一种集诗词创作与智力竞赛于一体的文体,极富才情、雅趣。清末民初,“诗钟”活动风靡全国,传播海外,福州因此有了“诗钟国”的美誉。
[关键词]诗钟福州
 
 
    福州自古文风昌盛,诗咏华荣。起源于这里的“诗钟”(又称“折枝诗”),集诗词创作与智力竞赛于一体,极富才情、雅趣。从嘉庆、道光年间的发展,到清末、民国的鼎盛期,“诗钟”活动风靡全国,传播海外,福州因而有了“诗钟国”的美誉。
  最早成书记载“诗钟”的是道光十一年(1831年)曾元澄、杨庆琛等人组织荔香吟社所作诗课集《击钵吟》,之后有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莫友堂《屏麓草堂诗话》、咸丰五年(1855年)李家瑞《停云阁诗话》、咸丰八年(1858年)施鸿保《闽杂记》、光绪年间郭柏荫《郭中丞诗钟存稿》和黄理堂《雪鸿初集》等。目前能查到的最早“诗钟”作品是嘉庆年间陈寿祺的“足、之”七唱云:“亭馆春深花睡足,池塘烟重柳眠之。”据卢美松先生考证,“诗钟”可能滥觞于宋元,其义有两说:“徐珂《清稗类钞》云:缀钱于缕,系香寸许,承以铜盘,香焚缕断,钱落盘鸣,其声铿然,以为构思之限。何刚德《平斋诗存》注称:制一盒以投诗,盒有口,上置一钟,设机括以线连之,燃香于线端,钟鸣一声,盒之口闭,则诗便不能再投。这些作诗法,亦如古人击钵催诗、刻烛赋诗的遗意。现今做诗钟,只需燃竹香一枝为时限。”一般说,“诗钟”的诗题选平、仄声两字为眼字,作两句对偶句,眼字嵌在诗句上下联中,有言、体、式、格、目等结构要求,限时收卷,而后评取。先贤陈海瀛《希微室折枝诗话》与萨伯森、郑丽生《诗钟史话》均有详细表述。
  近代中国叱咤风云的政要、学者,如林则徐、沈葆桢、张之洞、陈宝琛、陈衍、林纾、陈三立、易顺鼎、樊增祥、辜鸿铭、张伯驹等,皆雅好此道。林则徐曾作“陈、人”一唱云:“陈迹浑如牛转磨,人情几见雀衔环。”感慨因循守旧,世风浇薄。沈葆桢在作船政大臣时,公余常与幕僚们拈题作“诗钟”,留下有《船司雅集录》。他作有“天、我”五唱云:“海到无边天是岸,山登绝顶我为峰。”气势恢宏,境界高远,展现了一代英杰的超凡器识。
  “诗钟”作品雅俗兼容,常寓讽刺、幽默其间。史料对当年“诗钟”创作情景留有精妙描述:“有袖手默坐,两目直视者;有搓掌拊心,徐行微步者;有支颐戚额,口中呻吟,如发头方者;有俯身翘足,前后摇动,如患腹痛者;有搔首向天者,有戟指书空者,笔欲落而忽止,字已写而又涂。倘若文章天成,妙手偶得,不禁点头微笑,乐不可支;文若大体已定,一字未安,则复得渺虑澄思,如僧入定。¨¨¨诗钟鸣矣¨¨¨于是惊回迷梦,收拾残魂,谈笑风生,彼此评议,互相推重,欢然一堂。”一次“诗钟”集会作“三七渡厅”嵌字双钩格,正当众人静坐苦思之时,马尾船政官员、诗人杨仲愈突然高声朗诵其句云:“三请周瑜来下渡(福州地名),七擒孟获到花厅(仕宦家会客之所)。”众人哄笑不止,待笑毕,燃香已尽,只得草草缴卷。终了,杨仲愈竟获冠军,其名句云:“三篙水涨桃花渡,七宝栏围芍药厅”。瑰丽可喜。他高声逗趣,是为了打断众人思路,被讽为“大狡狯”。林纾性好讥骂,所作“诗钟”,众皆有意不取以激其怒。某次作“港、琴”六唱,有一联云:“过午黄螺来港北,满天绿帽罩琴南。”众以为这是有人在戏谑林纾,即取为冠军。岂料为林纾本人所作,故意自嘲而获胜。
  易顺鼎称颂福州“诗钟之正宗,闽派之盛轨也”,其所著《诗钟说梦》中记载:“闽固诗钟国,而阁学(陈宝琛)实执牛耳。每数日必有会,每会必十余人,或二十余人,皆其邦之名宿也。¨¨¨闽中老辈诗钟事,闻诸石遗(陈衍)、涛园(沈瑜庆)诸君,有可称一时佳话者。”陈宝琛“酷嗜敲诗戏,几类竹战,虽深夜不以为苦。”他的作品精慧工致,冲远深微,有“钟圣”之誉。陈衍曾称其“绝工之”。陈宝琛在日本扶植伪满州国时,作“日、中”一唱云:“日暮那堪途更远,中干岂察外犹强。”讥讽日本国,虽未遭日军毒手,但受到“监视”。民国2年(1913年)在北京,铁路局一帮诗人聚会打“诗钟”,而沈瑜庆、陈衍、易顺鼎等则在陈宝琛家小集,一在城西,一在城东,相距极远,却以电话传送“诗钟”题,然后遣人骑马送卷,互相阅定,传为“诗钟”美谈。
  清末,福州志社林开襟、王醒才、林枫丹等集资在大庙山建“诗楼”,陈宝琛题匾“志社”,立有三块碑记,分别是:《志社诗楼记》陈衍撰、洪亮书,《志社新建诗楼记》林苍撰、萧梦馥书,《志社诗楼碑记》唐瀚波撰、陈谦撝书。后该楼失火焚毁,又由林开襟、林笔邻等募金重建。因“诗钟”而筑楼的,仅此而已。
  当时在福州以“诗钟”为主要活动的诗社多达四、五十家,如吟秋诗社、筠心社、飞社、可社、琼社、灯社、西社等。全国林立的“诗钟”社也多以闽人为主,如道光年间,曾元澄、杨庆琛等在北京成立荔香吟社;光绪年间,陈宝琛、严复、张元奇、郭曾炘等在北京组织灯社;民国年间,陈衍、林纾等在北京小秀野草堂组织诗社;由福州人在各地发起组织的“诗钟”社,还有广州与社,上海江南吟社,南京滨社、法社,苏州折枝吟社、寒山社,常州鲸华社等。其他省诗人组织的“诗钟”社有:北京雪鸿吟社、榆社、惠园诗钟社、陶情社、寒山社、潇鸣社,济南鹊华行馆诗钟社、湘烟阁诗钟社,杭州啸园诗钟社,苏州修梅社、吴社,上海聊社,河南衡门社,广州惜余社、离合社、广东诗钟社,等等。
  各地“诗钟”社组织十分活跃,经常聚会切磋诗艺,进行赛诗活动,而福州“诗钟”大赛往往盛况空前,台湾诗人陈怀澄《吉光集·序言》载:“待发榜听唱诗者,拥挤络绎,比之各地院课,尤为兴会淋漓,可谓盛矣。”薛绍徽年谱载:“是时闽中诗钟特盛……每唱,有多至数千卷者。”郭沫若在《我的童年》中曾写下:“易先生突然走了进来,他是有几分酒意的,大约又是和几位名下士在渝州公所撞了诗钟回来的了。”也足见“诗钟”传播之广。近代“诗钟”最隆重的一次活动,要数民国37年(1948年)萨镇冰九十寿辰时,全闽以“高、远”六唱为题征集贺诗,参与者数百人,收卷万余本。萨镇冰亲自登台诵诗,热闹非凡。陈海瀛所撰寿联“山本吉祥,诗人高会;堂称仁寿,将军远名”,因诵诗地点在吉祥山,萨镇冰居所名“仁寿堂”,又隐含“高、远”二字,此联悬挂在诗坛两旁,最为出名。
  清同治、光绪年间,“诗钟”由福建传入台湾。光绪十二年(1886年)唐景崧就任分巡台湾兵备道后,在台湾大力倡导“诗钟”创作,其在台南道署创立的斐亭吟社和在台北布政使署创立的牡丹诗社,分别成为清末大陆宦、幕与台湾名士的两个文化活动中心,唐景崧亦被人称作“钟中将帅”。他留有“诗钟”专辑《诗畸》一书,收录“诗钟”4000余联、律诗200余首,载有“诗钟”凡例9条,列台湾“诗钟”作者62人。台湾名士施士洁、丘逢甲等也擅作“诗钟”。《诗畸》中录有施士洁作“终、汗”五唱云:“林泉雅有终身志,竹帛惭无汗血功。”邱逢甲作“南、老”五唱云:“漆园梦蝶南华旨,函谷骑牛老子图。”等等,皆为难得的蕴藉隽永之作。民国7年(1918年)连横著《台湾通史》中“艺文志”录有“《诗畸》四卷,善化唐赞衮辑”,成为“诗钟”载入历史著述和艺文志略的一个孤例。台湾当地也先后组织有多个吟社,如屏东大同吟社、罗东东宁吟社、员林吟社、桃园吟社、鹿港闲吟社等。其中菽庄吟社由台北板桥林尔嘉、林景仁父子创设,该社“诗钟”与律绝同作,邀请陈衍、林纾、施士洁等主持社课,征诗海内外,曾经轰动一时。上世纪四十年代,随着一大批大陆钟手特别是闽地钟手入台,台湾钟坛形成了大陆钟手与台湾钟手合流的局面,把台湾“诗钟”推到了顶点。
  “诗钟”不仅在台湾盛行,还被介绍到海外。光绪十六年(1890年),外交家陈季同的法文著作《中国人的快乐》在法国出版,书中详细介绍了“诗钟”盛行的情况,并摘录佳作,如:“宫、战”五唱“老仆名号宫鹦悉,将军功勋战马识”;“大、秋”一唱“大雪昨夜罄老酒,秋雨近邻断足音”。他称“诗钟”“天真无邪”。
  古人有将“诗钟”谦喻为“小道”,“谁谓游戏之中而无石破天惊之语耶?”(连横语)“诗钟”实为诗人之精魂、文辞之瑶华。作为文士学者对世事、人生的感悟和学问经久锤炼、积淀之后的升华,“诗钟”是中华传统文化百花园里,福州人贡献的文学奇葩。近年来,“诗钟”活动屡有举办,但随着岁月流逝而逐渐式微。陈宝琛曾作“梅花虽瘦无寒象,松子初生有大材”(“瘦、生”四唱),林景仁“宝剑风尘埋侠气,骚坛侪辈感辰星”(“宝、星”魁斗格),谨愿“诗钟”如“梅花”苦寒飘香、“宝剑”磨砺锋刃,“诗钟国”——福州钟声铿响,雅韵流芳。 

 

 

作者简介:周建国(1973~),男,福州市市容管理局综合执法处处长。邮编:350011
视频专题更多>
  • 2017年福州市社会科学普及周启动

社科成果更多>
  • 2018年《福州社会科学》第1期
  • 闽台创业投资的发展与平台的构建
  • 宋代闽学家养生概况及其意义
  • 福建茶食文化创意研究
  • 福建自贸区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社科评奖更多>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通知
  • 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结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开展
  • 福州市第七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获奖项目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