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新时代构建中国特色社会学

http://www.fzskl.com  2017-01-23 17:09:33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李培林

  历史表明,社会大变革的时代,一定是哲学社会科学大发展的时代。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一伟大进程,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社会学是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代中国社会学是开放时代、变革时代的产物。加快构建中国特色社会学,回应时代和社会的重大关切,是中国社会学人的历史担当。

  构建中国特色社会学的重大原则

  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马克思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世界公认的具有奠基地位的社会学大家,其思想直接孕育了马克思主义社会学传统,对社会学学科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在当代西方社会,马克思主义仍然具有巨大影响力,不少社会学流派和社会学家都直接或间接地继承与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社会学传统。在我国,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进步理论、阶级阶层分析理论、社会矛盾理论、社会建设理论等,对革命实践和现代化建设都起到了重要指导作用。因此,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对马克思社会学思想中所蕴含的宝藏进行挖掘和提炼,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学的基本前提和重要保障。

  坚持以我国发展中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为导向。“问题导向”是中国特色社会学最鲜明的风格。习近平同志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必须落到研究我国发展和我们党执政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上来,落到提出解决问题的正确思路和有效办法上来。”我国社会学在重建伊始,就以国情研究和解决重大发展问题为使命。当今世界,很少有哪个国家的社会学能够像我国社会学这样,把研究主题与本国社会亟须解决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紧密联系起来,研究成果受到党和人民的高度关注。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关键时期,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同时也面临着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中国特色社会学要聚焦我国发展中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努力满足发展实践的需求。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中国特色社会学要有所作为,就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研究导向,把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研究的基本出发点。我国老一辈社会学家,从费孝通到陆学艺,都把“志在富民”作为研究宗旨,特别注重研究和思考如何让广大农民普遍富裕起来。费孝通曾经感言:“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人类中绝大多数人乃至全人类的共同安全和繁荣,为了满足他们不断增长的物质和精神生活的需要,科学才会在人类的历史上发挥它应有的作用”。社会学研究要聚焦人民的实践创造。如果脱离人民、远离人民,研究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也就不会有吸引力、感染力、影响力和生命力。中国特色社会学要坚持为人民做学问,加强社会关怀,坚持志在富民的初心,建设“为人民”的社会学。

  坚持深入调查研究。注重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和运用科学的调查方法,是中国特色社会学的优良传统。改革开放后,社会学恢复重建。30多年来,我国社会学进行了许多大规模的持续跟踪调查,获得了大量第一手经验材料,在哲学社会科学各学科中独树一帜。杜绝空谈、立论有根据、结论有经验材料支撑,也成为我国社会学鲜明的学术品格。中国特色社会学要把深入调查、问题导向、理论和方法创新结合起来,认真研究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一系列复杂矛盾、问题和挑战,努力提供及时有效的解决方案,形成有效解决中国问题的中国理论。

  构建中国特色社会学的重要议题

  中国特色社会学扎根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伟大实践。所谓“中国特色”,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立足中国实践、解决中国问题。中国特色不仅体现在社会学所坚持的重大原则上,还体现在社会学的重要议题上。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构建中国特色社会学,就要深入研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推动社会结构转型、创新社会治理等重要议题。事实上,这些议题不仅是中国特色社会学需要面对和解答的,也是国际社会学界普遍关注的。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我国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向着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扎实行进,是人类发展史上的壮举,也会在很多方面改变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社会格局。必须看到,虽然我国经济总量已居世界第二,但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目前面临的一个难关仍然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具备许多有利条件,如经济社会结构具有较大弹性、区域发展形成“雁阵式”梯度格局、人力资本增长潜力巨大、未来发展还有广阔空间等。但同时也面临严峻挑战。毕竟一个世纪以来从世界边缘进入中心的大国十分罕见,我国的现代化还有艰难的路要走。因此,我国社会学者要理性、冷静、全面、准确地研判我国发展的历史方位,深入研究和认真分析各种社会现象背后的总逻辑,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提供社会学理论支撑。

  理解经济发展新常态,推动社会结构转型。社会结构转型是社会学研究的一个经典问题。我国进入工业社会以后,以工业化、后工业化和城镇化、新型城镇化为主要特征的社会结构转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不断研究新的阶段性特征。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在城乡发展一体化、劳动力供求关系、职业结构变动、收入分配格局、人口老龄化进程等方面都出现了一些具有标志性的转折点,预示着我国社会结构转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我国社会学者要深入理解经济发展新常态,密切关注新常态下社会结构转型的新特征,在千变万化的社会现象中总结出一些规律性、规则性的东西,创新社会结构转型理论。

  发展和完善“新社会动力学”,助力创新驱动发展。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是指引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发展实践的行动指南。其中,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它不仅包括科技创新和产业结构升级,还包括理论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创新等各方面创新。社会学用创新精神、社会流动频率、结构变化弹性等概念或指标来描述社会动力和创新能力。一个国家、民族或社会的发展现状和发展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是否具有持续推动发展的社会动力和创新能力。当前,世界各国的发展条件发生很大变化,创新能力在很多情况下已经成为持续发展的命脉。然而,迄今为止,社会科学对创新能力的研究还比较缺乏。我国社会学者应当跟上时代步伐,从“社会动力”问题入手,展开对创新驱动发展的系统研究,形成对“社会动力”和“创新驱动”的分析和解释体系,努力形成一门“新社会动力学”。

  理顺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关系,创新社会治理体系。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需要创新社会治理体系。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社会各方面都在发生变化,其中比较突出的是社会治理方式的变化,即从单一的政府治理向政府主导下的社会多元治理转变。如何处理好政府与社会、市场与社会的关系,是创新社会治理的一个核心议题。这不仅是中国面临的问题,也是世界各国普遍面临的难题。我国在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中,强调要形成政府、社会、市场的治理合力,动员各种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治理。在这些方面,有很多需要研究的课题。比如,如何发挥好工青妇等人民团体、行业协会、城乡社区居民自治组织和各种社会组织的作用;如何做好新社会阶层、新社会群体的工作,最广泛地团结人民群众;如何凝聚起强大的社会力量,共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美好家园等,都需要社会学者贡献思想和智慧。

  加强社会心态研究,回应人民群众期盼。随着我国经济体制、社会结构的深刻变革和对外开放进一步深化,人们的思想观念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代际观念也出现了明显差异;互联网的广泛使用极大丰富了人们表达意见和诉求的渠道,也改变了社会舆论形成的规则。我国社会学擅长基于经验材料的事实分析,但对社会心态的研究不够深入。新形势下,要注重研究人民群众的价值观变化、心理预期和精神需求,注重研究社会认同、社会情绪、满意度、公平感、安全感、幸福感、获得感、归属感等,注重研究不同社会阶层、不同社会群体的社会心态特征。这样才能积极、有效回应广大人民群众的期盼,促进形成理性平和、包容开放、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避免出现各种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绑架民意的问题。

  加强大数据分析,创新社会学研究方法。随着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信息的获取方式、积累方式和使用方式都发生了革命性变化,形成了整体的、综合的、不规则的、不同于一般抽样统计数据的大数据。这为社会学研究与分析提供了新的工具和丰富宝藏,很有可能改变社会学的学科面貌和应用前景。我国社会学者要抓住这个研究方法的前沿问题,大力推进大数据分析方法在社会学研究中的运用。

视频专题更多>
  • 2016年福建(福州)社科普及宣传周启动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