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民主困境”:过度的民主必然会置其于死地

http://www.fzskl.com  2017-02-14 09:24:36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张朋辉 韩秉宸 李永群

  西方的“民主困境”

  2016年,欧洲发生了两场影响深远的公投。6月,英国“脱欧”公投中,约52%的投票者赞成脱离欧盟,首相卡梅伦随后辞职;12月,意大利伦齐政府主导的修宪公投以反对者的胜利告终。几年前,英国《经济学家》就曾评论,欧盟已经成为民粹主义的“孵化场”,如今,这两场公投将民粹主义的影响力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形式上、程序上的民主是否会带来真正的民主?如何看待西方的民主制度?事实上,就连西方国家的政界、学界人士也对此有质疑、有反思。正如意大利资深政论家布里齐奥·弗兰齐欧所感叹的,常识和历史经验表明,“过度的民主必然会置民主于死地”。

  盲动——

  公投困境暴露深刻问题

  “2017年是欧洲民主的黑暗时代吗?”美国《外交》杂志发出这样的疑问。作者丹尼尔·科勒曼认为,英国“脱欧”公投等一系列事件给欧盟敲响了警钟。2017年3月,欧盟将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欧盟常常把自己当成自由主义价值和政策的代言人,比如在环境政策、人权、贸易等方面都是如此。这些都将在2017年面临挑战。从国际上看,欧盟的长期支持者和盟友美国出现了保守思潮,特朗普的当选就职可能推动与欧盟主张相悖的政策;从内部看,欧盟多国反欧盟、反全球化声音泛起,多个重要国家的选举也成为欧盟团结度的“试金石”。

  英国公投“脱欧”,意大利修宪失败,法国等反对欧盟的声音日渐高涨,都对欧盟的走向产生重要影响。布鲁金斯学会美国与欧洲研究中心主任菲欧娜·希尔甚至将英国“脱欧”同柏林墙倒塌等历史性事件相比较,认为欧盟的团结和发展将受到很大影响。

  意大利约翰卡伯特大学教授彼得·帕加尼尼对本报记者表示,“西方民主正在遭遇两大问题:第一是民众过度地盲目参与。民主给予了普通民众选择的权利,也有赖于民众的参与才可以有效运行。如今,互联网的发展让所有人都有了发表意见和看法的机会,并希望以此影响决策。举例来说,对于将一栋建筑外墙涂抹成什么颜色这样的问题,所有人都可能有能力做出选择,而对有关国家的政治经济发展这样的复杂问题而言,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选择的能力。”

  西方民主遇到的第二个问题,则是“民众不能全面客观地接受信息”。彼得·帕加尼尼认为,民主要求民众做出的选择,必须建立在一定的信息基础之上。互联网的发展让更多人参与到民主当中,同时也传播着大量虚假信息,但民众却没有能力甄别真伪。“这在年轻人身上尤为严重。年轻人更愿意接受和自己想法类似的信息,更喜欢从社交媒体获得信息,这容易导致他们无法全面掌握信息,在面临选择时往往缺少客观而理性的思考。”

  奥德丽女士退休前是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公立学校的高中教师。刚刚从欧洲旅行回来的她感慨说,欧洲的整体节奏不快,为了支付高额的福利费用,政府不得不提高个人所得税等税率,甚至出现休假比上班还要“实惠”的不正常现象。在她看来,很多欧洲国家出现了入不敷出的现象,不得不大规模举债,最终引发债务危机,严重损害国家经济活力和形象。事实上,在当前欧洲的政治氛围下,欧盟和各成员国也没有很好的应对办法,在欧洲,社会福利甚至成为一种“政治正确”,谁反对福利就会受到很多批评,因此欧洲的政客害怕失去选票,直接民主和民粹主义的恶劣影响可见一斑。

  美国战略与国际高级中心欧洲项目副主任研究员杰弗里·拉克也指出,法国现在也正陷入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强烈反建制的情绪之中。受英国公投和美国大选的影响,2017年的法国大选也可能会出人意料。

  “无力”——

  欧洲治理面临新挑战

  “近年来西方大部分民主国家出现了某种政治体制的突然崩溃,实际上反映了两种失败:一是不能指明国家的前进方向和道路;二是现行政策与措施无济于事。”法国战略学会会长马翼科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是西方目前的主要政治景象:缺少远见卓识,没有济世方略,说到底是缺乏照亮前路引领国家的思想。如何重振经济、保障安全、解决难民危机,这些问题令欧洲各国焦头烂额。而当治理者的“无能为力”成为常态,尤令民众愤怒,也导致了民粹主义思潮的极大泛滥。民粹主义的汹涌而至正在对西方政治生活构成危险,其深层原因除了治理缺失外,对整个政治体制失去信心恐怕是主要原因。西方的直接民主正在成为民粹主义等极右势力屡试不爽的武器。

  “民主制度的顺利运行有赖于经济的健康发展。民主制度的弊端近年来成为关注焦点,恰恰是因为世界经济的不景气。”彼得·帕加尼尼认为,当经济增长长期处于停滞和衰退时,普通人的生活受冲击最重,普通民众和精英阶层之间的矛盾开始尖锐,情绪宣泄在民主选择中的决定性因素因此加强,给民粹主义发展提供了更大空间,也使得意大利五星运动党等民粹主义政党在选举中得以发展壮大。

  谈到欧洲直接民主造成的困境,奥德丽女士说,社会精英与大众不能割裂开来,如果精英同民众脱节,就不能代表民众,进而不能打造起让民众信任和满意的政府。相反,如果精英完全随着民意走,一味迎合民意,却不能提出自己的政策主张,不能带领国家和社会朝正确的方向前进,那也是推卸责任。目前的欧洲普遍面临这样的问题:政治精英不能担负应有责任,民粹主义盛行,倘若只是简单地“由多数票决定事关国家前途的重大问题”,就会让民众不知所措,社会戾气加重。

  布鲁金斯学会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非常驻高级研究员西奥多·皮拉吉狄认为,目前欧洲正面临民粹主义的挑战,2017年德国、法国等都要进行大选,意大利公投失败之后举行大选的可能性也很高,提高“欧洲民主”和“欧洲治理”水准是当务之急。

  失范——

  民主也可能自伤

  “原本应该在议会内部决策的很多复杂问题,最终却不得不求助于全民公投的形式作出裁决,这正反映出政治体制的失败,也是近几年来全民公投之风在欧洲刮起的直接原因。”彼得·帕加尼尼指出,这些“复杂问题”涉及的专业知识,很多超出了普通民众的认知水平,虽然,投票可以“一锤定音”,也通过这种方式赋予和确保了民众意见的表达,但却很难保证最终能做出正确选择。

  彼得·帕加尼尼说:“与全民公投类似,一人一票的直接选举看上去像赌博,这也是民主制度的一个弊端。”五星运动党在2016年的地方选举中接连拿下罗马和都灵两大重镇,两位年轻的女市长拉吉和阿彭蒂诺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拉吉主政罗马后危机不断,阿彭蒂诺治下的都灵却蓬勃发展。“民主不能保证民众每次都能选出阿彭蒂诺,类似拉吉的败笔也时有出现。”

  民主的未来在哪里?法国作家弗朗索瓦·拉什利纳认为,英国公投“脱欧”是民主对自己的惩罚,使目前的民主运转陷入深刻的危机。这种直接民主形式也因此招致质疑,要求改变的呼声不绝于耳。民主国家认同“人民主权”概念,认为人民拥有最终的权力,忽视甚至忘记人民主权,被认为是最大的错误,但其实西方所谓的“人民主权”已经死亡,更像是间歇性地“查阅”。民粹主义与偏见思想的消亡尚需时日,只有消除这些极端思想才能具备实行直接民主的前提条件,才能让真正意义的公民智慧得以发挥。

  奥德丽称,公投不一定是民主的真谛。其中原因,一是民众并没有掌握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不能有充足的时间思考;二是公投常常成为简单粗暴的政治站队,赞成或不赞成其实是一种“没有选择的”政治选择,将国家的前途简单看成一个选择题,并不能体现根本的国家利益,因为非此即彼,两种选项未必是对国家最有利的方案。动辄公投,不仅难以达成对公共利益最有效的解决方案,还将撕裂社会。

  马翼科表示,早在19世纪,法国著名的政治思想家托克维尔早就敏锐地看到了民主“祸福相依”的两副面孔,呼吁人们对民主保持一种“健康的恐惧”。在他看来,民主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使整个社会充满持久的积极性,保有充沛的活力;但过度或不足的民主也会使之堕入暴政的歧途。如果对民主的本能不加节制,民主也可能自伤。托克维尔的警告,迄今仍然振聋发聩、发人深省。

视频专题更多>
  • 2016年福建(福州)社科普及宣传周启动

  • 县(区)市社科联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联
  • 友情链接